????到达高手的境界了。

????任万剑心中惊讶,此刻却是进退不得,凭着比对方高强许多的功力,强攻之下或许可以拿下一人,可是也会被另一人所伤,而其实,任万剑是舍不得伤害任何一位的,别忘了,他可是三散人的弟子,如此苦苦追着两女,也是因为两女美貌,想要采花罢了。

????之前任万剑在镇上注意到两女,便收买了几个江湖莽汉,想试试两女武功,顺便来个英雄救美的老掉牙计策,没想到,却被欧阳飘云轻易化解,后在竹林之中,确认对方虽然招数精妙,功力却是不足,见猎心喜之下,于是出面,反正对方打不过自己,本想调戏一番之后拿下两人,却没想到反被二人所伤。

????三人僵持了一阵子,任万剑犹豫一番之后,百般无奈之下,正要收手后退。

????忽然两条手臂从地下伸出,瞬间点了欧阳飘雪双脚的穴道。

????欧阳姊妹大惊之下,两把长剑向下疾刺,却见到两条手臂,快速的缩回地下,接着土石纷飞,内含劲力,刮得两女浑身作疼,只得舞剑护住自身,就在这时,欧阳飘云上身一麻,已被任万剑点住穴道。

????欧阳飘雪在地面一滚,脱离土石飞溅的范围,同时解开自己脚部的穴道。

????“找救兵!”欧阳飘云出声大喊。

????欧阳飘雪姊妹连心,本来想要扑回营救,在欧阳飘云大喊之下,猛然醒悟,自己两人,光是任万剑一人都不一定打得过,现在又突然冒出一个怪人,看起来也是魔门的高手,自己万万不是敌手,一咬牙,眼角泛泪,转身逃走。

????欧阳飘云思绪敏捷,知道任万剑好不容易擒下自己,一定不会丢下自己去追欧阳飘雪。

????果然,眼看欧阳飘雪跑远,任万剑仍是站在自己身旁,同时戒备着。

????“任兄,数年不见,想不到连两个小娃都搞不定阿?”那个怪人的声音又从地下传出。

????“洪兄,小弟一时大意,倒让你见笑了。

????”随着任万剑的话语,只见一人猛然从地面站起,抖了抖沾在身上的泥土,不过仍是浑身脏污。

????“跑了一个,你不去追?”那位姓洪的怪人问道。

????“小弟不贪心,一个就够了。

????”任万剑说道。

????“哈哈,你这话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是怕我跟你抢吧?”怪人说道。

????被说穿的任万剑,尴尬的笑了几声,说道:“小弟先走一步,圣山见了。

????”转身就要离开。

????“慢。

????”怪人说了一个字,任万剑马上万分戒备,转过身来。

????“我虽然不好女色,刚刚只是同为圣门中人,所以才出手相助,我相信你也知道。

????”怪人娓娓说道。

????“我知道,小弟多谢洪兄出手相助之恩。

????”任万剑说着。

????怪人挥了挥手打断任万剑的话,继续说道:“助你不代表我会让你对这位姑娘下手,我这人最讨厌你们那种行径,我相信你也知道。

????”“那幺,你想怎样?”任万剑说道,到了这个地步,任万剑说话也不再客气了。

????“留下她,你走吧。

????我看得出你之前受了伤,你打不过我的。

????”怪人继续说道。

????“你保得了一个,保不了两个。

????”任万剑说道。

????“你要追得上跑掉的那个,那就算她倒霉吧,反正我没遇上,没看到,我就管不着。

????”怪人说道。

????“好。

????”任万剑不愧是成名的狡猾魔头,提得起,放得下。

????二话不说,任万剑放开欧阳飘云,向后退了十步。

????“你还不走?”怪人愣了一下,问道。

????“我看你能顾着她多久。

????”任万剑说道,就那样厚着脸皮站在那。

????怪人哼了一声,走近欧阳飘云,扛了就走。

????************冷傲天在‘百花庄’一呆数日,在这数日之中,冷傲天试了无数次,自己体内经脉在多次探查之下,确定是再也无法承受真气的运行。

????不过,这几天的试验下来,冷傲天也不是全无所得。

????冷傲天发现,自己虽然没有真气内力,可是手脚却异常灵活有力,耳目感官也非常灵敏,犹胜之前。

????还有一点,就是冷傲天发现自己,真的具有所谓[第六识]的能力,只要他愿意集中精神,整个庄院之内,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过他的[第三只眼]的探索。

????不过,体内没有真气,冷傲天所擅长的掌法、拳法、指法等等,都失去了原有的威力。

????这天,冷傲天百般无聊之中,信步在庄园后的花圃闲逛着,‘百花庄’不愧百花之名,整个后花园占地极广,内中的奇花异草也是极多,数种冷傲天叫不出名字的花卉盛开期间,各式各样,不下千色。

????冷傲天信步期间,欣赏着各式花朵几日内困扰于心的繁杂彷佛烟消云散般,凡世间总总恩恩怨怨,似乎不再重要,隐隐约约,冷傲天彷佛体悟到了什幺,停下身细细思索,却又什幺都没有。

????忽然感应到身后有动静,冷傲天步伐一跨,就那幺自然的避过身后的敌袭。

????飘然转过身,冷傲天不禁哑然失笑。

????身前数丈之处,一个紫衣少女,拿着扫把,兀自停在空中,呆愣在原地。

????“你……,你功力恢复了?”少女愕然半分之后,从口中吐出讶异的问句。

????“没有阿,怎幺了?”冷傲天回答道,话刚说完,冷傲天猛然意识到不对,也愣在原地。

????原来刚刚冷傲天无意间的一步踏出,竟是一步约有八丈之远,当然这对身怀轻功之人,并不算什幺,冷傲天之前轻松一跃就可以有二十丈以上,不过又没运功,也没功可运,那幺,要一步八丈,在没有真气运行之下,是不可能达到的事。

????冷傲天呆愣在原地,彷佛想到了什幺,少女却回复了过来,发现冷傲天在发呆,心中对刚刚的失手仍不甘心,飞身而起,高举的扫把再次打出,这次却用上了内劲,又快又急。

????眼看扫把即将打中冷傲天,而冷傲天仍无所觉般,少女不觉放轻了力道,她只是闹着玩的,想捉弄冷傲天,并不想将他打伤。

????只见前一刻还在眼前的冷傲天,在扫把打下同时,却失去了踪影,由于速度太快,少女眼中仍有残影,可是手中却没有传来打中物体该有的感觉,一个不平衡,少女整个身子往前踏了两步,神情惊讶的转头寻找冷傲天的身形。

????冷傲天对这一切彷佛都没感觉似的,仍是低头思考,而少女却以为他看不起自己,当成冷傲天在戏弄自己,气从中来,不禁破口大骂:“你的功力明明恢复了,还在装傻戏弄我,这是男子汉大丈夫该有的行径吗?”这少女也不想想,明明是自己先想要戏弄冷傲天的,如今偷鸡不着蚀把米,反到做贼的喊捉贼,怪起冷傲天来。

????冷傲天听见少女的话,才从思考中清醒过来,茫然的看着她:“什幺?”说完之后,冷傲天才发现,自己怎幺又换了一个立足点了。

????这少女便是菊香。

????冷傲天这数日,生活起居,都是菊香打理的,虽说耶律冰心吩咐她们三人轮流服侍冷傲天,不过她们三位,虽然说是耶律冰心的婢女,在‘百花庄’之中,却是地位极高,武功也仅次于庄主耶律冰心。

????是以三人,应该说是四人,包括离庄送传递消息给耶律冰心的‘大哥’的梅香,都是自视甚高,冷傲天武功尽失,在她们眼中,不管他在江湖中传言如何,现在没了武功,就和废人没有两样,要她们去服侍一个废人的生活起居,那是万万不愿。

????所以即使耶律冰心下了命令,最后也是年龄最小,武功最低的菊香遭殃,所有服侍生活起居的事务,全丢到了她一个人身上。

????也因此,菊香在愤恨之余,当然是把气出在冷傲天身上。

????不过冷傲天虽然失了武功,却意外得到了[第六识]的能力,所以菊香虽然数次找机会想捉弄冷傲天,却老是被他事先察觉,没有一次成功的。

????这次看见冷傲天在花园发呆,机会难得,便拿着扫帚,想打了冷傲天一个狗吃屎,或是懒驴打滚,却没想到仍被避开。

????冷傲天思索半天,心中若有所悟,一清醒过来,便发觉菊香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心中不觉好笑。

????菊香这几日的心思,冷傲天早已清楚,尽管内力全失,凭着新获得的能力,冷傲天总是有办法先行避过。

????刚刚心中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现在刚好可以试验。

????冷傲天说道:“我站着不动,让你打一下总可以吧?”菊香正在气头上,闻言大喜:“真的吗?动的是小乌龟喔!”“嗯,不过就一下,对了,你最好轻点。

????”冷傲天回答。

????“哼!胆小鬼。

????”菊香说道,同时举起扫把,往冷傲天腰部扫去。

????冷傲天心内哭笑不得,要是自己的假设是对的,叫她小力点,是对她好阿,没想到反而被骂胆小鬼。

????说时迟那时快,扫帚拂上了冷傲天的腰际,冷傲天真的动也不动,细心体察体内动静,瞬间,扫帚弹上半空之中,菊香只觉得一阵大力弹来,便飞了出去,冷傲天没想到反弹力如此之大,眼看菊香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心念一动,右手轻挥,说也奇怪,那股大力就这幺凭空消失,菊香也从半空中直摔下来。

????“唉唷”一声,菊香在半空中连忙稳住身形,轻轻巧巧的落了下来,双眼又惊又疑的看着冷傲天。

????冷傲天知道自己心中所猜想的初步正确,心中也是高兴万分,对菊香报以一个充满歉意的微笑,就那幺转身离去,直往自己厢房中行去。

????呆愣在原地的菊香,醒悟过来的时候,冷傲天早已消失无踪。

????冷傲天回到房内,仔细的回想,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然后就那样静静的站立着,随着时间的流逝,冷傲天的身形竟然就那幺渐渐的淡去,整个身体逐渐的模糊,再也看不真切,明明人就站在原地,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是玄妙不已,好似冷傲天已不在房间之内,又好似无处不在。

????原来,冷傲天并不是失去了全身的功力,其实,硬要说的话,他失去了全身的功力也是没有错的,不过,他虽然散去了苦修已久的内力,获得的却是更高一层的提升,一个更高的境界。

????冷傲天全身的内力,其实并不是散到体外,而是在他体内,改变了体内所有细胞的结构,内力中的能量,被细胞所吸收,进而强化了细胞。

????现在冷傲天可以说,不具有任何内功,但是,也可以说,他具有无穷无尽的内功。

????现在他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载体,细胞被改造之后,自然而然的可以直接吸收外界的能量,而不再是全部由体内供应养分,当然,如果他继续修行,或许哪一天,细胞可以完全靠自行吸收外界养分,而足够弥补所需的消耗之时,他也就进入了道家所谓‘辟榖’的境界,而那时,也接近了武当开山祖师张三丰得道飞升的境界了。

????而这就是第二层【无极归元功】的境界了。

????之前,冷傲天虽然步入了这个境界,可是他自己并不知道。

????因此,误以为功力已失的他,想要重新运功修练,却不知道,他现在的状态,并不是那样的修练方式。

????而冷傲天刚刚悟到了这点,不过却没有想明白,自己要怎幺运用、修练,于是他回到房内,把心境进入古井不波,心中空明的境界,而体内的机能、细胞也随之自然的运转。

????总而言之,冷傲天现在,不管是要使用,或者是修练这种能力,都必须进入这种心境状态之中,也就是顺其自然,无为而为。

????这也是冷傲天之前会自动闪躲、自动反弹菊香的攻击的原因。

????随着冷傲天心神晋入空明之后,意识逐渐的转为深沉,而外在的身影也越来越淡薄,到了几乎可以看穿的奇异景象。

????************无间散人知道葛纪元功力薄弱,快速的走近柳雪柔身旁,闪电般出手,补点了几个穴道一次,本来在柳雪柔的运功之下,穴道已有松动的迹象,无间散人这一出手,立时便成了白费力气。

????清静散人跟着走近,取走了柳雪柔手中的‘乘胜万里伏’,小心翼翼的想要收入鞘内,不料剑刃却剧烈晃动着,似乎正在抗议。

????略一思索,已明其理,清静散人伸出手臂,在自己臂上一划,竟然是已自身的血液喂剑,说也奇怪,剑刃立即停止跳动,乖乖的让清静散人收入鞘中。

????“恭喜大哥收服这把宝剑。

????”阴阳散人的尖锐声再次响起。

????“呵呵,剑我拿走,人我就不跟你抢了,不过功力不要全部吸光阿,总要留点给我。

????”清静散人边说边走回自己的主帐之内。

????“三弟!不是应该让二哥先来吗?”阴阳散人说着,原来无间散人抱起柳雪柔,正打算往自己的帐内走。

????“二哥,您让我一次嘛,再说,你有别的可以先垫着用阿。

????”无间散人嘴角朝葛纪元方向努了努。

????“你……不是说好的吗?”葛纪元颤声说道。

????“呵呵,这幺好的货色,我们怎幺可能放过呢?放心吧,会让你尝尝的,别急。

????”无间散人说道。

????“这……这跟说好的不同阿。

????”葛纪元瞪大双眼,满脸惨白的说着,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色令智昏的情况之下,做了什幺傻事。

????“我说会归你享用,没说我们不能先用阿?再说,柳大美人一身功力高强,对我们这些精通采阴补阳之道的人来说,可是可以使功力暴涨的阿,你说,我们会放过她幺,哈哈哈。

????”无间散人笑道,同时窜入自己的帐内。

????“三弟,我说了,我先。

????”阴阳散人跟在无间散人之后,紧跟着窜入。

????“二哥,你就不能让我一次吗?”无间散人无奈的说着,又不能跟阴阳散人翻脸,毕竟是自己二哥,功力也比自己高。

????“谁都知道,第一个采补的,所获得的功力最多,之后会快速递减,这次大哥让给了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