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交起手来。

????欧阳飘雪经过长途奔波,体内真气所剩无几,又加上受了风寒,功力大打折扣之下,虽然这四人武艺低微,竟然是无法迅速收拾,反而趋于守势。

????四人见欧阳飘雪功力降低到此种程度,不禁暗喜自己判断正确,于是皆加紧手中兵器,逐渐缩小了包围的圈子。

????欧阳飘雪心知不妙,在防御圈被逼着逐渐缩小之时,亦暗暗的凝聚着体内的真气,以求一举毙敌。

????就在四人逼近欧阳飘雪之时,突然之间,只见欧阳飘雪猛然收招,脚步不稳,似欲跌倒。

????四人不约而同,往前跨了一步,正待接受战利品之时,猛然见到银光一闪,急忙闪避。

????欧阳飘雪蓄意已久,这一出招,岂是说闪便闪得过的?只见银光闪过之处血液飞溅之间,两颗头颅向外飞出,竟是已被这一剑斩断。

????欧阳飘雪这一招本来意欲一举杀死四人,不料自己真气是真的已经见底,连杀二人之后,后力不继,眼前一黑,晕眩欲倒。

????欧阳飘雪银牙一咬,长剑顺势斩下第三人的手臂之后,再也无力运气,当啷一声,长剑落地,眼前又是一黑,晕了过去。

????************一阵寒风吹过,机伶的打了个寒颤,欧阳飘雪醒了过来。

????一醒过来,头部疼痛万分,几乎又要晕了过去,欧阳飘雪强忍住晕眩的感觉,只觉下身火辣辣的疼痛,四肢想要挣扎坐起,却发现被点了穴道。

????火辣的疼痛不断从身下传来,感觉到身上压了一个人,那重量几乎让自己喘不过气来,欧阳飘雪猛然发现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睁开了双眼。

????眼前的事如她所想,自己身上衣物早已不在,一个凉飕飕的感觉传来。

????自己身上压着一个男子,赫然便是稍早的四人之一,那个一身书生打扮,叫做老穷酸的人。

????老穷酸在欧阳飘雪的身上前后晃动着,一跟阳物插在欧阳飘雪的嫩穴之内,被破身的痛楚持续的刺激着欧阳飘雪的神经,欧阳飘雪眼角留下了泪水。

????“想不到,这美人还是处子哪。

????”老穷酸兴奋的声音传来,身上传来的男性味道,使欧阳飘雪不禁作呕,几欲晕去。

????“哼!这娘们斩了我一臂,要了我半条命去。

????老穷酸你快点,等等我要讨回来。

????”被斩去一臂的老熊恨恨的说着。

????“还没还没,这细皮嫩肉,娇艳欲滴的女娃儿,可是难得遇到,今天可要好好的干个够。

????呼~~~”老穷酸边喘着气,边说着,说完还吐出一口大气。

????身体和心理上的痛楚持续传来,欧阳飘雪没有一点快感可言,只想要快点结束这场恶梦。

????处女的鲜血缓缓的流出,在鲜血的润滑之下,虽然欧阳飘雪没有分泌爱液来润滑,仍是减少了不少摩擦的痛苦。

????相对于身上的老穷酸,则是越插越顺畅,越插越快。

????老穷酸的双手在欧阳飘雪的肌肤上不停抚摸着,原本雪白的肌肤,被捏出一个一个的红色掌印,双手蹂躏着欧阳飘雪柔软而有弹性的两座山峰,意犹未尽的老穷酸,张嘴一含,啃咬着山峰尖端之处。

????“唔~”敏感之处乍然被袭,欧阳飘雪不禁轻呼出声。

????“哦,你醒来啦,舒服吧?嘿嘿~~”老穷酸淫荡的调笑着身下的欧阳飘雪。

????“哼,武功高强又如何?女侠还是女人,最终还不是在我跨下,被我干的命!”老穷酸继续调侃着欧阳飘雪。

????欧阳飘雪闻言,双目含悲,又似怒极,双眼睁的大大的,盯着老穷酸。

????老穷酸被欧阳飘雪的眼神盯的有些发毛,不觉的把眼神移开,不敢对视,但想到欧阳飘雪此刻穴道被制,对自己又能如何?马上一把火从心中烧起,加重下身的进出速度与力道,似在掩饰方才的心虚。

????“唔。

????”欧阳飘雪又是一声轻吟,赤裸的娇躯在老穷酸强劲的力道之下,渐渐被抬起,杨柳般的纤细腰支,似要被老穷酸折断一般,被力道冲击的向上拱起。

????老穷酸抽插的速度不断的加快,看着眼前如此美丽的女子,只能任自己摆布,承受自己狂风暴雨般的蹂躏,心中的满足与优越感卓然而生,气息逐渐紊乱起来,禁不住大口的喘着气。

????欧阳飘雪此时彷佛一叶孤舟,在汹涌的海面无助的起伏着,汹涌的海浪似乎要吞噬一切一般,身上的痛苦早已麻木,虽说未经人事,亦本能的感觉到,老穷酸已是强弩之末,似将结束这一切苦难,闭上了双眼,泊泊的泪水再次涌出。

????默地,老穷酸口中喊出无意义的嘶吼声,快速震动的身形突然一顿,熊熊的阳精随之喷出,冲进了欧阳飘雪的体内,敲打着四周的子宫壁,欧阳飘雪虽然没有任何快感,身躯仍是自然的作出反应,受到冲击的子宫壁收缩着,连带影响到她的下身肌肉,虽然穴道被点,仍是不规则的跳动了几下。

????老穷酸歇息了好一会,气息渐稳之后,退出萎缩的阳物,把位置让给了老熊。

????“帮我一下。

????”这老熊也是色欲薰心,右臂被斩下,还不赶快就医,硬是点了自己几个穴道止血之后,把伤口胡乱的包扎一番,便打算留下一起奸淫欧阳飘雪。

????此刻老熊只剩下一臂,行动间自是不便,出声要老穷酸帮他一把。

????老熊一只手把欧阳飘雪翻过身来之后,想要扶起她的腰支,却是无施力之点,力不从心。

????老穷酸见状,双手握住欧阳飘雪腰际两侧,使她的腰部腾空,摆弄成跪趴着的姿势。

????老熊用剩余的一手,扶着自己的阳具尖端,从后方进入了欧阳飘雪的体内之中,开始了另一轮的奸淫。

????老熊本来就是个蛮人,不知道怜香惜玉四个字怎幺写的,一进入之后,便开始横冲莽撞起来。

????他单臂抓着欧阳飘雪的肩膀,使劲的往后拉扯,跨下之物凶猛的进进出出着,新的痛苦又再次传来,欧阳飘雪穴道被封,真气又不足的情况之下,面对着这狂暴的抽插,眼前的景象逐渐的模糊起来。

????老穷酸在一旁看到欧阳飘雪,昔日高高在上,高雅可人的美女,如今沦落成一个柔弱的美女,认自己玩弄,无法反抗。

????看着欧阳飘雪清丽的脸庞,脸颊挂着闪耀的泪珠,标致绝伦的五官,如今除了皱紧眉心之外,别无他法。

????这景象对老穷酸而言,不啻是绝大的刺激,跨下本已虚软,了无生气的阳物,又逐渐挺举起来。

????心念一转,老穷酸伸出手,卸下了欧阳飘雪的下巴,使其成为脱臼的状态之后,走到欧阳飘雪身前,将自己的阳物送入欧阳飘雪性感的朱唇之内。

????“啊~~~好。

????”欧阳飘雪小口紧凑,香舌软嫩,口腔内壁亦是温湿动人般,柔软无比。

????这享受比之下身嫩穴,自有另一股销魂风味,不禁轻呼出声,赞不绝口。

????欧阳飘雪前不久还是处女一个,哪里有试过口含阳物的经验,这种方式,她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如今不只被奸淫,还受到如此大辱,不禁羞惭不已,悲愤万分。

????老穷酸只觉得柔软湿润的感觉,包围着自己,龟头尖端在这服务之下,微微上下跳动着,奸淫侠女之口的快感让他几乎马上就射了出来。

????当下,不敢有任何动作,身呼吸了几口气,稳定自己的心情。

????老穷酸在前面虽然没有动作,在欧阳飘雪身后的老熊,却是继续的抽插着跨下的阳物。

????在“啪、啪、啪”的声响之中,老熊突起的腹部肥肉,和欧阳飘雪的白嫩丰臀,持续的发出撞击的声响。

????欧阳飘雪的娇躯,也随着老熊的动作前后晃动着。

????老穷酸虽然想要静止不动,但是欧阳飘雪却是被老熊的力道前后晃动,带动了她的头部,也跟着晃动。

????老穷算心中暗骂,稍微缓了几口气之后,忍不住肉棒尖端传来的美妙感觉,亦开始前后晃动起自己的屁股,开始奸淫起欧阳飘雪的小口来。

????欧阳飘雪下巴被卸脱臼,香舌却仍可以动,老穷酸的阳物传来一阵阵恶心的腥味,让欧阳飘雪想要把口中之物吐出,可是在下巴脱臼的情况之下,欧阳飘雪只能用她的小舌,费力的把老穷酸的阳物往外顶。

????欧阳飘雪也是完全没有房事的经验,不知道这样一来,柔软细嫩的香舌,等于是在帮对方按摩,使对方获得更高的快感。

????老穷酸只觉得欧阳飘雪的香舌,顶住自己的龟头尖端,使劲的往外推,却又不时的滑开,舌尖不时的轻扫过自己敏感的马眼,以及龟头下方,伞状物下的敏感地带。

????心中暗笑,却不点破,慢慢的挺动屁股,享受欧阳飘雪无意间,对自己自愿的口交动作。

????欧阳飘雪的舌头和老穷酸的阳根,在自己的口中纠缠着,她此刻的举动,就跟自愿的舔弄老穷酸的龟头,是没两样的,而欧阳飘雪却是茫然不知,她只想要让老穷酸那腥臭的肮脏之物,离开自己口中罢了。

????欧阳飘雪的舌根已是极酸,虽然她用力的想要顶出老穷酸的阳物,可是柔软的香舌,又怎幺比的过坚硬的阳物的力道呢?心志坚毅的她仍不放弃,用力的顶着,而老穷酸则是越动越快,这口舌的奸淫,因为欧阳飘雪阴错阳差的配合,得到的快感反而比适才奸淫她的小穴还要来的快,来的多。

????在快感猛烈的累积之下,老穷酸最后奋力的抽动数下,再次喷射出滚烫的阳精,只是这次是在欧阳飘雪的口中。

????两个男人的呻吟声响起,原来欧阳飘雪背后的的老熊也达到了高潮,在欧阳飘雪的子宫内喷射着。

????而老穷酸的阳物,在最后的抽插之下,深深的插入了欧阳飘雪的口内,龟头的尖端达到了喉咙的部位,自然而然,从马眼中喷出的阳精,则是随着口水,顺着喉咙,被欧阳飘雪吞食了进去。

????欧阳飘雪只觉得舌头顶住的伞状物,突然膨胀,马眼一张,一股腥臭的液体便从内喷洒而出,在无法抗拒的情形之下,被自己吞入体内。

????胃内顿时一阵翻搅,便欲作呕,苦于下巴被卸,呕吐感不断传来,却是没有呕吐的动作。

????老穷酸和老熊两人,射精之后,满意的淫笑着,今天玩弄到这幺美丽的娃儿,还是处女,又是上次一招打伤自己四人,武功高强的女侠,想到就不觉自满,跨下之物又蠢蠢欲动。

????不过发泄了兽欲之后,两人心思也稍微回复正常,没有那幺冲动。

????两人歇息了一阵子,一面穿回了自身的衣物,打算抱起欧阳飘雪,回到镇上,开间房继续好好享受。

????“畜生!”猛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两人快速的回头,却只见到银光闪耀,那是两人这辈子看到的最后一个景象。

????一个身着淡蓝色衣衫的女子,无声无息的站在两人身后,只听见“咕通”声响,两颗人头落地,老穷酸两人才刚享受完欧阳飘雪的处子之身,便命丧黄泉,这或许就是“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吧。

????这个淡蓝衫的女子,就是云沐萍的弟子,被称作“妍儿”的慕容妍。

????原来云沐萍前镇子下山,带着弟子慕容妍,以及若干女婢,刚从城镇外回来,途中经过这个小镇之外,正打算转往偏僻的小道,转回圣山之时。

????云沐萍身在轿中,却听到了林内传出的声响。

????“妍儿。

????”云沐萍出声唤道。

????“师父。

????”慕容妍闻云沐萍呼唤自己,赶忙来至轿边。

????而抬着轿子的四位美婢,亦闻声止步。

????说起来这云沐萍也甚是奇怪,照理说都是找轿夫来抬轿,云沐萍偏偏让自己的婢女做这粗重的苦活。

????不过这其实也怪不得她,她修练的“玄女功”已达化境,要是找四名轿夫来抬轿,光是从轿内传出的,引人遐思的阵阵女子芳香,加上她偶尔说出的话语,那天赖般的声音,柔腻的语调,怕四名轿夫也是浑身酥软,无法抬轿的。

????素手轻掀,云沐萍掀起轿前的罗帐,探出了以轻纱遮脸的头,在幕容妍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话。

????慕容妍脸色一红,马上转为愤怒,身形一闪,窜入林内。

????而此时,这是两人刚发泄完,正起身穿衣的时候。

????这云沐萍的功力,也不是普通的高,她刚刚身在轿中,却听到了林内的声响,清清楚楚,马上知道林中正上演一出恶男奸淫弱女的戏码。

????云沐萍虽然修练的是采补、双修的功法,可是她身为女子,最痛恨的仍是这“强奸”的坏事,她旗下的婢女,有不少就是受了奸淫,被她所救,最后甘心跟随,修练功法,找男人报仇的。

????因此,不少旗下女子,极端的痛恨男人,而且是一股脑的痛恨天下间,所有的男子。

????在云沐萍的心内,男女交合,乃是美事,但是女方应该握有主动权,也就是说,云沐萍本身并不排斥男人,但是,也要她愿意的男子,否则,下场是非常惨的。

????至于旗下的女子,对男子的心态,她是完全不管的,要恨要爱,由得她们自己决定。

????也因此,这些女子无不对她忠心耿耿,因为云沐萍完全是站在身为女性的这一方的。

????当然,有时候在圣主的命令之下,被称作“玄阴门”的这些女子,还是必须与魔门其他男子交欢,不过,云沐萍通常是不会免强她们,真要没人愿意,她就亲自出马。

????不过这事倒是没发生过,圣主甚少会以此为奖赏的,通常是那些超强的高手,办成了某些不可能的任务,圣主才会下此赏赐,而这些高手,门下的弟子与其交欢,好处自然是非常之大,因此,她们往往都是争着要当奖品,而不是推来推去。

????话说慕容妍窜入林内,一见到林中情况,果如师父所说,有一女子受到两个男子奸淫蹂躏,当下出手如风,二话不说,斩下二人头颅。

????慕容妍拾起衣物,帮欧阳飘雪穿上,解开她被点的穴道。

????欧阳飘雪穴道一解,穿好衣物,她刚才看着慕容妍出手如闪电,瞬间杀死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