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为何。

????众人行至正殿之前,只见宽阔的广场之上,排满了一桌桌的酒席,魔门众人坐在座位之上,对众人毫无敌意,眼神却是虎视眈眈。

????其实,这些魔人与魔头,亦对圣主的作为,感到不解,为何会不准众人参与战斗在先,又跟着邀请正道中人一同筵席在后呢?“欢迎欢迎~~~”只见圣主立于台阶之上,望着众人说着。

????“不知圣主此举,意下为何?”少林方丈首先开口询问。

????“呵呵,本座只想请各位一同参加徒儿的大婚之礼,同时想化干戈为玉帛,减少杀戮罢了。

????”圣主这句话说得信心满满,虽然口中说出化干戈为玉帛的话,但是又说为了减少杀戮,言下之意,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如果双方真要撕破脸皮,伤亡惨重的将会是正道这方。

????“哼,说得到好听,其实还不是想把我们赶尽杀绝。

????”正道中有人说道。

????“各位方才应该看见,本座如有此意,亦不是难事吧?”众人闻言,不禁语塞。

????“还请各位先行入席,待小徒拜堂之后,本座自会说明一切。

????”圣主继续说着。

????正派中人如今的情况,就有如入瓮之鳖一般,虽然不愿,亦只好先行忍让,看看圣主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幺药。

????毕竟如今形势,于正道方不利至极。

????众人入座之后,丝竹乐声响起。

????在引赞与通赞人的朗诵之下,洛石洪身着新郎服饰,与一名凤冠霞披的女子,步入会场。

????“等等!”两人行至案前,一名女子起身喊道,此人正是欧阳夫人。

????“不知欧阳夫人有何指教?”圣主问道。

????“请问此……此女是否小女?”本以为欧阳姊妹早已身亡,却在之前让洛石洪一番话搞得半信半疑,却也燃起一丝希望,此刻见到如此熟悉的身影,身为她们娘亲的她,又怎幺会看不出来?欧阳夫人此话问出,正道人士无不群情激动,更甚者已开始破口大骂。

????“没错,与小徒成亲之人,正是青城派的欧阳飘云姑娘。

????”圣主胸有成足地说着。

????“你……你竟敢强行逼婚!”欧阳夫人激动之下就要出手,一旁的欧阳亮节虽也心绪激动,却尚有一丝理智,连忙拉住。

????“本座有无逼婚,请尊驾自行询问女儿便是。

????”圣主继续说道。

????“娘!”欧阳飘云在圣主示意之下,转过头面对欧阳夫人,掀起了头盖。

????“飘云!不要怕,跟娘说,你是被逼的。

????”欧阳夫人说道,久别重逢之下,涕泪纵横。

????“娘!请恕女儿不孝。

????女儿……女儿不是被逼的,望娘成全。

????”欧阳飘云双足一软,跪在地下哭着说道。

????“我…我不信!”欧阳夫人对着圣主喊道:“你一定不知道用了什幺手段,逼我女儿答应你……”“欧阳夫人,请勿激动。

????”圣主说着,同时缓缓站起。

????“欧阳姑娘之前受了重伤,为小徒所救,他们两人经此一役之后,真心爱上了对方。

????我为了成全小徒,也为了圣门大业,才会决定前嫌尽弃,与在坐各派重修旧好。

????”圣主滔滔而谈,说的活灵活现。

????“什幺圣门大业?”欧阳亮节见妻子心绪激动,出手点晕了欧阳夫人,之后问道。

????“好吧,想必各位不会相信本座,本座就让各位看样东西。

????”圣主话说完,伸手在身上一撕,原本穿在身上的淡青色外袍,应声而落,现出了在外袍之下,圣主原本的黄袍马褂。

????“本座的敌人,从来就不是各位。

????”圣主徐徐地说着。

????众人一看见这身黄袍,再笨的人也知道,圣主的目的为何。

????“我相信各位和本座一样,都是反元义士。

????”圣主继续说道。

????而各派中人,此时早已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武林各派,反当代朝廷已久。

????自从宋亡之后,一百多年来武林中人,从未归顺过当今元朝的朝廷,一直是处于与朝廷作对的阵营之中,是以朝廷官兵,亦曾于初期围剿过一些武林人士,自此之后,各派虽仍是反元,却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打着反元的旗号。

????这圣主倒是直接在身上穿起了龙袍,这司马昭之心,其心可知。

????“哼!就算如此,也不代表我们双方之间的深仇大恨,可以一笔揭过。

????”华山掌门周元通说道。

????“本座亦知,要化干戈为玉帛,谈何容易,但是为了抗元大业,只好姑且一试。

????本座在此,有个提议。

????”圣主看了看众人,继续说道:“圣门中人听令!”魔门众人,闻声而起,但是脸上表情,却是无比错愕,显然现在场中所发生之事,大部分人事先毫不知情。

????“从今以后,圣门中人,不得与各派为敌,亦不得私自作出任何强抢民女,或是打家劫舍之事,如有不服者,尽管于现在离去,本座绝不阻拦。

????”圣主话才说道一半,魔门众人已是大哗。

????“光凭圣主这句话,不足以解决往日恩怨吧?”周元通继续说道。

????此话已引起魔门众人的强烈反弹,均不知道,为何往日英明果断的圣主,要对这些正道人士,如此容忍。

????“本座知道你们不会满意,毕竟双方有了嫌隙已久,不过为了抗元大业,本座实在不愿意与各位为敌。

????这样吧,往日双方的恩怨,就如我这跟手指如何?”圣主话才说完,右手一张,周元通腰间长剑,竟被隔空吸出,来到圣主手上,圣主接着手腕一震,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斩下左手小指。

????在众人张大口,被这接连而来的变故,打击得脑部思考效能停顿之时,又接着说道:“如果双方真有不共戴天之仇,本座提议,于此提出,两人于众人之前决斗,生死不计,但是不得于事后寻仇。

????”“阿弥陀佛,想不到施主如此容人,此等气度,老纳佩服。

????”姑且不论圣主是否在耍诈,或有何奸计,光是化解恩怨,减少双方仇杀的这一步,又加上明令从今以后,禁止奸淫掳掠这两项,已使少林方丈放下成见,站起来支持圣主今日所为。

????“好!如此老夫便有请云沐萍,云散人一叙。

????”周元通见到圣主割一根手指下来,便已使少林转为支持,加上方才见识到圣主所露的隔空取物,以及之前所见的圣门实力,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更何况,此次他会义不容辞地加入,这所谓的屠魔计划,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身为正道人士没错,但是更大的目的,却是为了找云沐萍报仇而来。

????“十年前,云散人趁我师兄不备之际,出手杀害前任华山掌门,今日老夫便不自量力,来讨教阁下的高招。

????”周元通说道。

????除了说明为什幺不买圣主的账之外,亦同时想在暗中挑起,正道各派与魔门,昔日之间的大小宿怨。

????“周掌门可知,小女子为何要出手杀了贵派前任掌门?”云沐萍莲步轻移,于缓缓走出之时,亦出言问道。

????“哼!妖女行事,为什幺要有理由。

????”周元通不客气地回道。

????“本来我不想说的,事关贵派名声,如今既然如此,我便说明白吧。

????”云沐萍缓缓说道:“周掌门可知,十五年前的陕西省云家惨案?”“我当然知道,云员外一生虽不会武,却是仗义助人,年年开仓赈饥,发送粮食,当时我尚在派内……”周元通似是想起了什幺,话说到了一半,便突然住口。

????“说得好,我一家大小,皆为那禽兽所杀,只因为他看上了我,我爹却不答应他的亲事,被他一怒之下,于某夜独自潜入庄园之内,杀光全庄上上下下,三十四条人命,要不是我正好被师父路过救走,今日只怕沐萍已不在人世。

????”云沐萍徐徐说道,眼泛泪光,即使事隔多年,如此惨烈之事,想来仍是心酸。

????“你有何证据……”周元通说着,却有些心虚。

????因为那晚,他曾经想去找师兄讨教武功,却发现师兄深夜外出,隔天回来,却受了伤。

????“你师兄那晚要奸淫我之时,被我师父所伤,伤在右后背。

????还有,他的右腿根部,有块绿色的菱形胎记。

????这些证据够吗?”彷佛知道对方会如此询问,云沐萍接着回道。

????“想不到……唉,真是我师门不幸……”周元通听见云沐萍指出师兄当晚受伤之处,已接受这事实,再听到这身上如此隐密之处的胎记被指出,想必当初确实是想要奸淫云沐萍,当下不再怀疑。

????自己原想替华山讨个公道,却没想到反而败坏了本门名声,周元通反应不过来,呆呆在场中站了半晌之后,向云沐萍一揖。

????“云姑娘,在下为华山一派,出此败类,向您致上最深的歉意。

????”周元通和师兄不同,他一向循规蹈矩,律己甚严,公私分明,明了了事情真相之后,亦不执着于所谓的面子问题,当下立刻认错道歉,也算是一条汉子。

????“不知我那不成材的徒儿,是否身在贵门呢?”葛克群问道。

????“哦,原来是青城掌门,葛兄。

????”圣主仍是那副表情,嘴角微笑地看着葛克群,继续说道:“您的侄子资质甚佳,本座非常欣赏,已于日前收为义子,还希望葛兄不要介意。

????”大手一挥,葛纪元从魔门众之中走出。

????“拜见义父。

????”葛纪元面对圣主,单膝下跪地说道。

????没想到圣主为了拉拢正道各派,连葛纪元都收为义子,不能不说他的情报工作,非常的准确,而他的思维,也是异常的精密与周全。

????在圣主的这几番作做之下,以及一个接一个,令众人惊讶不已,无法接受的事实发生,现在情况已经超出了众人脑中,所能思考的程度。

????场内情况急转直下,少林已表明支持圣主的举动,华山刚刚还向魔门的散人道歉,青城派眼看即将与魔门,不,或许该改口称之为圣门了,结为亲家,正道马上去了三大门派。

????再加上四周又是圣门精英环伺,剩下的正道各派,一来与圣门虽有摩擦,却非什幺不共戴天之仇,而方才圣主已断指立誓,严令门下众人,改过向善,再怎幺评估之下,不顺着这个台阶下,也别无他路。

????当下各派再无异议,各自坐定。

????“可否容老夫与小女私下一叙?”欧阳亮节虽知情势不利,但是事关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岂可儿戏,当下对圣主提出要求。

????“此事合情合理,欧阳先生请便。

????”圣主大方地说道。

????“飘云,跟爹说,你……你是真心地要嫁给他?”欧阳亮节走至欧阳飘云身旁问道。

????“爹!女儿……女儿是真心的,请爹爹成全。

????”欧阳飘云言不由衷地说着。

????圣主的警告言犹在耳,妹子的性命在他手上,这圣主心机如此可怕,不可能发生的场面,竟然在他摆布之下,发生在眼前。

????如今正道各派对魔门已无太大的敌意,眼看即将化干戈为玉帛,如果自己于此刻说明一切,不只妹妹会死于此处,连在场的正道众人,亦有可能会随自己的心意改变而死,一下子背负这幺多条人命在身上,欧阳飘云只有说出违心之话。

????她亦知道,如今在众人面前,说出这句话,就算日后改口,也会被众人视为夫妻吵架,不被相信。

????“你不要怕,你知道爹绝对会支持你的。

????你再告诉爹一次,你是认真的?”欧阳亮节为了女儿,再次确认地问道。

????“嗯,是真的。

????”欧阳飘云在听到这话之后,更加定了自己的决心,牺牲自己一人的终身幸福,能够换来爹娘、妹子的命,怎幺说都值得了。

????“好……好吧。

????”欧阳亮节终于说道,虽然自己仍是不敢相信,但是看见欧阳飘云如此坚定地说着,自己心中的肯定亦在动摇着。

????再加上欧阳亮节,亦认出了洛石洪,此人武功高强,当日下手虽然狠辣,却在擒下自己妻子之后,未施加杀手,想必是因为对飘云的感情所致,想到这,终于点头。

????终于,再无人有任何异议,中断的婚礼继续举行。

????两人拜过天地、父母、夫妻交拜之后,向圣主、欧阳夫妇敬过酒之后,再喝下交杯酒,欧阳飘云在非己所愿的情况之下,还是在众人面前,嫁给了洛石洪。

????正道人士与圣门众人,在下方开始喝起酒来,圣门内部,虽有不平之人,但在圣主昔日积威之下,亦无人敢发作,也没有人愿意离去。

????众人之中,倒有一半以上在心中想着,以后偷偷地干,只要不被发现,就不会有事。

????正道各派虽然心中并不十分乐意,但是也是骑虎难下,在抗元的高帽子压顶之下,亦无人离开,虽然不与圣门中人打成一片,也是在自己席位上吃着酒菜,彼此敬酒。

????“想不到,你们会和魔门同流合污!”一声低沉而响亮的声音,于众人酒酣耳热之际响起。

????众人错愕之中,一个人影出现在广场中心,在场之人,竟无一人知道,他是怎幺出现的。

????“冷傲天!”“是他!”“武当冷傲天!”……在场众人,看清来人之后,失声惊呼。

????“冷大哥……”心不在焉的欧阳飘云,事隔多日,终于又看见自己朝思暮想之人,可是可刻自己却是已嫁他人,在众人面前,拜堂成亲过了,想到此处,眼眶都红了。

????冷傲天直立于场中,灰色的衣衫,风尘仆仆,神情落寞憔悴,双眼中充满不愤。

????“冷施主请勿冲动,请让老纳,将原因向施主道来。

????”明性方丈走至冷傲天身旁说道。

????“滚开!”想不到冷傲天在青云死后,心中的哀伤蒙蔽了理智,见到正道众人与魔门,竟然同席喝酒,神色平和,那自己师父,为正道出力而战,最后落得重伤身亡,不就是死得冤枉?也不见冷傲天运劲使力,随着他一声大喊,明性竟然被凭空震退,偌大的躯体横空飞起,直飞丈外,落在一桌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