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之上,乒乒乓乓,好不狼狈。

????“方丈!”“住持!”少林方丈受辱,少林众人立刻将冷傲天团团围住,几名僧人连忙往明性落下之处跑去。

????“我再说一次,滚开。

????”冷傲天对众人视若无睹,徐徐地说着。

????“哼!我少林方丈,岂能任你欺侮?”一名僧人被冷傲天的神态所激怒,口中说道,手中杖影打出。

????冷傲天身不动,手不抬,只听砰的一声,一道影子朝天飞出,直落老远,竟是方才那名僧人手中之棒。

????而那名僧人的下场,亦跟方丈相同,连落下的地点也相同,数名赶至方丈旁的僧人,忙伸手去接,却是一接之下,伸手的四人,连同被击飞那名僧人,一同摔倒在地。

????在场中人,无不被这惊变吓得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以内劲震飞敌人,首要条件,必须功力高于对方许多。

????再来,如是会武之人,即使被人震飞,亦应该于空中便反应过来,稍作调息,运气轻身,便可安然落下。

????而冷傲天震飞方丈,不就代表他的功力高于方丈许多?那是多高的功力?而且明性方丈竟然毫无抵抗能力,一不运气,二不转换身形,就这样任自己直直落在酒席之上,那不就代表,冷傲天不只是震开他而已,还封住了他的功力?这等武功,到底是到了什幺地步?再来,明性被冷傲天震飞,还可以说是冷傲天突然出手,明性在毫无准备之下,才会如此不堪,可是后来那名僧人,可是主动出手,虽说武功弱于明性,不可相同比较,但是冷傲天却露了更惊人的一手。

????杖飞向高空,人呢,竟然跟明性同一个落点!这一个反弹劲道,竟然会有两种方向,而且,还随冷傲天所轻松控制,想要对方落哪方、甚至哪处,对方就得乖乖地在哪边落下。

????“这就是师尊说的‘无极’吗?”在场中人,包括圣主,都被冷傲天这两手给惊呆了,圣主口中,喃喃自语着。

????场中的冷傲天,已与少林众人交上了手,少林门下弟子,见到少林方丈,久久未起,加上自己方尚未真的动手,已被冷傲天来了两下,面子里子都是大失的情况之下,不由分说,竟然很有默契的,一开始便已少林的绝学,降龙伏虎罗汉大阵,将冷傲天围在阵内。

????其实,冷傲天这两下,都没有下重手。

????虽然心中对正道各派,此时的举动所不耻,但是他毕竟尚有些许理智,并不想对这些正道人士,痛下杀手,因此方才震飞明性方丈等两人时,只是将其震晕罢了,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看不出,自己已经手下留情了吗?真的要逼自己大开杀戒吗?“请各位住手,有话好说。

????”峨嵋掌门何清仪终于出口。

????目前场中情况,已逐渐越演越烈,一发不可收拾,而少林于武林中一向地位尊崇,即便其他各派掌门出言阻止,也不一定有效果。

????只有跟少林一样,同为佛门的峨嵋派掌门,所说的话,或许有点效果也说不定。

????再加上众人心想,冷傲天目下如此冲动,唯有先制住他,使他冷静下来,再作解释,在众人心中,你再如何的武功高强,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敌百名少林僧人的罗汉阵。

????在场中的冷傲天,已被众人的纠缠,搞得烦躁不堪,渐渐失去了性子。

????自己本来的目标是在魔门,不想与这些心意变迁的正道中人,纠缠不清,可是对方似对自己的容忍视而不见,心中的愤怒越积越多,即将爆发开来。

????“冷少侠,请先住手,事情是有原因的……”何清仪继续对场中喊道,但是她的声音,已传不到冷傲天的脑海之中。

????“都闪开啊啊啊!”原本不愿意下重手的冷傲天,面对这罗汉大阵,庞大的压力袭体而来,满腔的烦躁与愤怒终于爆发,一股沛然而无可抵御的大劲传来,周围的一百零八名少林僧人,竟然在同一时间,皆被震退,连退十来步之后,一一委顿于地。

????场内所有人,面对此景,都无法接受,眼中所见的事实,这是哪一门子的恐怖武功?名震天下的少林罗汉大阵,竟然在冷傲天一声大喊之下,在一瞬间被破去,而一百零八名少林高僧,亦同时受伤!?一旁的圣主早有准备,在少林僧人围困住冷傲天之时,场中的正道人士,已被远远地隔开,只能隔岸观火,远远地发声喊叫。

????而圣主亦于此时,下达了后备的命令,以他的超卓眼光,他知道这罗汉阵擒下冷傲天的机会不大。

????罗汉阵被破去的同时,圣主大手一挥之下,圣门下的各魔头、魔人们,一拥而上。

????与此同时,在周遭戒备的魔门士兵,一千个身穿黄衣的长枪手,亦挤入场中,将正道中人与冷傲天,远远地相隔开来。

????“我,冷傲天,就算将与天下人为敌,也要杀灭魔门,为师报仇!”冷傲天见到围上来的是魔门中人,心绪激动到了极点,口中低沉的嗓音,一字一顿,如敲响丧钟的战鼓,打入在场人士心中,异立于场内的身形,便如同一尊战神,眼中神光扫过,被扫到的众人无不心寒。

????“哼!你死期将至,还在大言不惭。

????”在众人中的阴阳散人,之前便与冷傲天有过节,冷傲天当日所言,还深深刻在他的脑海之中,此人武功已如此出神入化,在如此多人的壮胆之下,恨不得立刻将其除去,免去心头大患。

????不过他仍是错估了冷傲天的能耐,冷傲天此时的境界,人数,对他而言,已经不是太大的影响。

????冷傲天闻言,不发一语,眼光又是轻蔑,又是怜悯地看着阴阳散人,似乎看着一位将死之人一般。

????“上!”阴阳散人被看的心头发麻,大声喊道,自己却是无法动弹。

????众魔人闻声而上,手中兵刃,同时对冷傲天身上招呼而去。

????诡异的声音出现在场中,面对这些魔人,冷傲天下手毫不留情,场中尖叫、呼痛、死前的绝望大喊,此起彼落,冷傲天漫步向阴阳散人靠近之中,而挡在前方,奋不顾身地,往冷傲天扑击而去的魔人,冷傲天一手一个,断掌去臂,手脚骨折,一一地被冷傲天打退,转眼之间,周围竟空了下来,众魔人摄于眼前难以相信的景象,竟没人敢靠近。

????“我说过,我会来讨的。

????”冷傲天语气冰冷,语调中不带有一丝感情。

????一道银光闪过,即使知道自己武功,此刻已相差太多,但是三人相处已久,兄弟情深,清净散人猛咬牙,抽出“乘胜万里伏”往冷傲天刺去,心中抱着一丝丝的希望,以这魔剑之能,或许能压制冷傲天也说不定。

????希望,终究仍是希望而已,不会成真。

????冷傲天头不回,反手一扣,清净散人只觉手中一痛,长剑已失,跟着一股力道传来,身体凭空飞退,撞入人群之中。

????“大哥!”被死亡的恐惧,莫名的气势,压得完全无法动弹的阴阳散人,见到清净散人,竟然活生生被冷傲天扯下手掌,夺下长剑,竟不知如何,突然来了勇气与力气,手中分水刺舞动,往冷傲天袭击而去。

????“死吧!”冷傲天夺过长剑之后,染血的长剑,似乎有某种灵性,正与他心中的愤怒与悲痛,彼此呼唤着,冷傲天长剑一划,心中突觉无比快意。

????一道血箭向上喷起,高高落下。

????更高的空中,阴阳散人的头在空中旋转着,盛怒之下的冷傲天,终于下了重手,杀了今晚的第一人,亦是身首异处的残酷死法。

????“柔儿,今天为夫便用你这把剑,染血于殿,灭魔门于此地吧!”冷傲天低吟般的说道,手中长剑微微震动,发出异响,似在呼应冷傲天的话语。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冷傲天如饿虎扑羊,窜入人群之中。

????血光四溅,残肢断臂,于空中此起彼落。

????众人哀嚎声,恐惧声,声声凄厉。

????偌大的广场,此刻俨然成为一个修罗场,一具具尸身快速地倒下。

????原本,冷傲天面对正道各派时,众人顶多轻伤,或者昏晕,毫不见血。

????而后再一开始面对魔门中人时,手段虽然雷霆万分,下手仍是有所控制,偶尔见血,却不伤性命,使对方失去战斗能力,又或者废其武功。

????现在的情况,却转变为,每一剑挥下,便有一人丧命,一剑一个,不多也不少,好像他故意控制一般。

????场中的魔头们越斗越心寒,在如此诡异恐怖的情景之下,有如身处无间地狱,面对的是万恶修罗,这些昔日残暴,不知何为恐惧害怕的人,终于开始害怕,从心底的恐惧与无力感,缓缓地爬出,占据了整个心灵。

????不知不觉,无人敢再靠近,这个场中的修罗,开始逃跑,向后退去。

????“这……这真的是人,所能练成的武功吗?这是什幺境界?”坐于台阶上的圣主,再无方才算无遗策,胸有成竹的闲适表情,冷傲天的强横,他已于情报中有所闻,却不认为一名武功高强之人,可以改变他所精心策划,安排了十年的大局,可是,如今,他再无把握。

????“可以的,这是‘无极归元’第二层的境界。

????”苍老的声音,突然从圣主身旁传出,赤松子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圣主之旁。

????“师尊!”圣主闻言大惊,转头看清人影之后说道。

????“拜见师祖。

????”位于同桌的洛石洪亦单膝跪下说道。

????“这位是……”欧阳夫妇,因为身为女方家长,亦得以列席,与圣主同桌,欧阳亮节亦对突然出现的赤松子,微微一惊。

????此人好高的身手啊。

????“家师赤松子。

????”圣主闻言,对欧阳夫妇介绍道。

????“什幺!?您便是……那位……”欧阳夫妇乍闻赤松子之名,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今日带给众人的惊奇,已是太多了,多到自己快要对层出不穷的变故,习以为常。

????“想不到他已经到达这个境界了。

????三丰老弟,老头子真是佩服你啊。

????”赤松子对欧阳亮节的问话不答,反而仍是看着场中的情况,徐徐说道。

????洛石洪双手紧握,眼中紧盯着场内的冷傲天,自己数次想要出手帮忙,却都被师父所阻止了,心中虽然不愿,却又极为尊敬师父,不敢抗命。

????“师父,您刚所说,这是‘无极归元’第二层的境界?”圣主继续问道。

????“嗯,你的‘浑沌心经’,还没突破第二层吧?”赤松子问道。

????“还没。

????”圣主闻言,低头答道。

????“嗯,你不是他的对手。

????”赤松子淡淡地说道。

????圣主自己心中,本来亦有个底,观看冷傲天的动作,自己便知道,自己虽然勤于练武,这近年来,却难有寸进,尚未到达那种程度。

????“师祖,这到底是什幺武功?”洛石洪不敢相信,以自己师父的武功,竟然还不及冷傲天。

????“严格说来,这已经不是武功了,他的境界,已脱离武学的范畴了。

????”赤松子缓缓地说道。

????“什幺?”洛石洪完全不懂,赤松子所说的含意。

????“他所具有的功力,已经不能称之为真气了,应该叫做真元。

????他所运用的力量,叫做真元力,是从天地万物间,所存在的能量转化而成,储存在身体各处之内的。

????”赤松子继续说道。

????赤松子所说的概念,超出了众人理解的范围,除了即将突破的圣主,略有所悟之外,其余人是完全不懂。

????但是即使是圣主,也是迷迷糊糊,不知其所以然。

????“三丰老弟,所创的‘无极归元’,与我所悟通的‘浑沌心经’都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两者的初期,都是武功,第二层之后,却是修道的法门,我们俩都是采取了‘以武入道’的方式在修行。

????”赤松子继续说道:“不过三丰老弟,悟道得比我早,天资比我聪颖,而心态境界,亦比我还要无为自然得多。

????所以他才会早一步仙去,而我还尚在人世中修行。

????”赤松子看眼前众人,似乎是越听越迷糊,心中知道,不到那个境界,他人是无法明了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赤松子叹气的同时,圣主的身影,突然窜出。

????现在场中的情况,已是尸首满地,围困住冷傲天的黄衫长枪队,是圣主秘密的私下训练,打算用来起义的精兵,此刻在冷傲天手下,竟然片刻之间,便已伤亡大半。

????圣主见到自己辛苦的心血精兵,损失巨大之下,终于按捺不住,还是出手了。

????圣主已紧盯了冷傲天许久,本想等到他真气不足之后,方才出手。

????没想到冷傲天所用的,并不是真气,而是真元。

????冷傲天的真元,平时在修练时,吸收天地之气,存于体内,而动手之际,由于实力差别过大,他根本不需要什幺损耗,便可以应付这些学武之人,而消耗的微量真元,在身体自动的吸收转换之下,迅速便补回,因此,对他来说,真的是可以杀光在场之人,还不会耗尽真元的。

????或许,这就是程度上的差异吧,如果说,只是力量上的差异,圣主的拖延耗力战术,是会有作用的,但是程度上的差异,这战术就完全失效了。

????圣主的动作很快,常人已难以肉眼捕捉,可是,对手是冷傲天,圣主身影一闪,飞入场内,又快速地抛飞而出,奇异地,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也不像有交手过,可是,实际上,圣主已败。

????冷傲天脚边,突然出现了一只手臂。

????再看圣主这边,没错,就这一瞬间,他已失去了一条手臂,右臂齐断,神奇地未有血液流出,一直到圣主退回原位站定之后,血液才喷出。

????“师父!”洛石洪眼见圣主竟然忽然出手,已大声喊出,待又见到圣主抛飞而回,而且失了一条手臂,再也忍耐不住,就要出手。

????“如今要先使冷小弟停手,恢复理智,否则让他这样杀戮下去,很容易会入魔的。

????”赤松子带回正题,对众人说道。

????“那……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