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寡妇的口述·19.别肏了,屄都被肏大了

????2019年9月21日

????情欲的闸门一旦打开就不会轻易关上了,两个人白天参观,晚上就不停的缠绵在一起。刘刚感觉自己似乎更加勇猛了,这9天,他们基本每天都是从回到旅馆开始一直肏到天亮,次数已经数不过来了,只要刘刚的阴茎是硬的,就一定是插在春雨的小屄中的,即使不是硬的时候,不是在春雨的手中,就是在春雨的口中。

????明天就要回去了,想想想如果回去就再也没有机会这样放纵的肏屄了,所以两个人很投入,刘刚再次尝试了春雨的肛门,可还是放弃了,他不愿意看到春雨那么痛苦。

????肏了两次之后刘刚还想肏,却被春雨终止了。“别肏了,你的鸡巴这么大,我都感觉到最近我的屄都被你肏的大了,等回去我老公憋了10天了,一会会肏的,如果他发现我的屄这么宋,一定会怀疑咱们两个的。”刘刚想想也是,现在春雨的小屄自己已经很轻易就可以插进去了,虽然也有紧绷的感觉,但比前几次要强了很多,以孙继明的鸡巴的尺寸,进去一定会感觉到的,为了以后的细水长流,自己只好忍住,虽然不肏,可刘刚还是没有放春雨回去,春雨也不像回去,她真的舍不得刘刚的鸡巴,握着刘刚的鸡巴就有一种特别大的安全感,两个人一边聊着情话,一边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回去的时候再次肏春雨的时候他说老公的确怀疑过,问咋这么松了呢?春雨说也许是做得多了,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兴奋度了。也恰好回去第三天春雨就有了一点呕吐的迹象,孙继明陪着春雨去乡里做了检查,原来是春雨怀孕了,而且怀孕两个多月了。春雨后来和刘刚说,当时她听到孙继明悄悄的问过大夫,说女人怀孕了阴道会不会松弛,大夫说有可能,孙继明这才放心,觉得可能是怀孕导致的以春雨的阴道松弛,而不是被刘刚肏了。

????在后来肏屄的时候刘刚感叹,如果这孩子是自己的就好了,可惜不是自己的,不过这孩子也够坚强的了,自己这大粗鸡巴通了这么多天竟然没有流产,以后一定是个人才。

????“那春雨阿姨说你和顾海滨妈妈的事情又是怎么样子呢?”其实对于我来说最好奇的是这个,这个有可能关系到顾海滨是不是刘刚的种。

????“其实我肏顾海滨的母亲完全是无心的,当时顾海滨的家里还不是这个村的,是邻村的,不过顾海滨的父亲和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是特别好的朋友,他们结婚的时候我也去了,那时候我们两个村相聚40多公里,我的父亲马上退休了,领导几乎已经指定是我接班了,可祖追上当时实行轮岗调动,就是一个领导在提拔前先到其他的村子去实习一阵,然后才会到本村当领导。而且当时已经迹象要将附近的三个村子合并成一个村子了,我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这个新的村子的领导,只是三个村子的老领导还没有马上退休,等退休后就合并了。

????我被轮岗到顾海滨父亲的村子,也就是小腰村。到了村里,一定是要顾海滨父亲家去拜访,好久不见后把酒言欢,在席间顾海滨的母亲看我的眼神我觉得就有些不对,那时候顾海滨的父亲身体就不好,他没结婚前受过伤,加上身体原本就不好,所以两个人结婚好几年也没有孩子。顾海滨的父亲不好说,他母亲说了,说他们最近村里在进行宅基地审批,可自己家里有点不够标准,可在线上,希望我来这边了能帮他们一把。我是刚来这边,人事什么的还不熟,所以没敢贸然答应他们,只好说自己看看。

????顾海滨的父亲已经醉的烂醉如泥了,由于是夏天,身上满是汗臭味,所以到了家里后顾海滨的母亲就让我等一下,去给我放洗澡水。

????与其说是洗澡,就是一个大水袋晒热了后进去冲一下,这边偏僻,所以一切都很简陋。我怕进入临时搭建的浴室后开始冲洗,由于我有边唱歌边洗澡的习惯,所以就一天洗一边唱,也许是我的歌声有些动听,竟然引得顾海滨的母亲偷偷的在浴室的门口朝里面看,被我看到了,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我对她说,”要看就进来看吧,这样看的比较清晰。“可刘刚没有想到的是顾海滨的母亲竟然真的走进来了。她的举动,差点把刘刚吓坏,原本以为一句玩笑,可不想竟然真的进来了。进来后顾海滨的母亲竟然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光溜溜的身体,她有着高耸的双乳、雪白而细嫩的皮肤,小腹平坦,臀部向后微微翘起,神秘的三角洲,是多毛紧密而又发亮,那若隐若现的生命之洞,看的刘刚跨下的宝贝,不禁怦怦的跳动。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顾海滨的母亲竟然走过来,伸手握住了刘刚的鸡巴,在她的手中,刘刚的鸡巴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顾海龙有病,从结婚我们就几乎没有过几次成功的性生活,你是他的他的同学,你是他的同学,你就帮他满足一次我吧。

????说完顾海滨的母亲就握着刘刚的鸡巴在自己的小屄处不断的摩擦,刘刚也是血气方刚之人,哪受得了这个,虽然是朋友的老婆,可这时候欲望已经完全大于理智。便把她轻轻放仰在地上,张开双腿,用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她阴蒂的上下,往返不停搓揉着、磨着,磨得她有如乩童般的乱抖,臀部和小穴一直想啃掉刘刚大鸡巴的样子,好浪、好骚。

????刘刚出其不意地一挺腰、一送力,大鸡巴便进了三分之二,我充实了她的穴,也充实了她那空虚已久的生命禁地,只听她狂叫:”好鸡巴……用力的插……好好的使劲……我里面好痒……用力吧……大鸡巴哥哥……“这一声又一声的呼唤、浪叫,如同爱的鼓励,我当然毫不保留的,如一台开足马力的打桩机开始在她母亲的身体里不停的进出。

????重重的干、死命的插。由于鸡巴受到穴内淫水的润滑,使刘刚鸡巴感到非凡的愉快,也越插越有劲,不住地叫着:”浪穴……愉快吗……爽吗……要不要再大力一点?“她以行动表示了她的反应和感受,双手狠狠地抱住刘刚的屁股,臀部不断往上挺,不停的蠕动,更惨的是,还用嘴吹刘刚肩膀、手臂。于是刘刚动作加快加重,并不断的亲吻她的嘴,她的乳房,以增加她的快感和刺激。

????突然间随着刘刚感觉到阴茎传来的一阵阵痉挛,他射了,同时顾海滨的母亲也达到了人生的最高潮。

????顾海滨的母亲见我满身大汗,便站了起来,给刘刚献上了一个深深的长吻,才又为刘刚梳洗一番。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真是无声胜有声,他们相互的评鉴着对方,欣赏对方,似乎都感到相

????当满足。她领着我走出浴室,到了她为刘刚所预备的房间,开始第二回合的交战。由于体内酒精作祟的缘故,所以刘刚的鸡巴便很快的勃起,一副雄纠纠气昂昂,傲然不可一世。顾海滨的母亲见刘刚的鸡巴又再次且又很快的硬起来,脸上不禁流露出垂涎欲滴,想要好好保留这根大鸡巴。刘刚的双手毫不客气的摸着她双乳,顾海滨的母亲也品尝着我的大鸡巴,嘴巴不停的吸吮,舌头轻舔刘刚的马眼、玩着他的蛋蛋,在她嘴巴的吸弄,夹攻之下,大鸡巴感到实在是愉快,刘刚实在忍不住的叫出声来。过了几分钟,刘刚一见顾海滨母亲的阴户早已是湿淋淋的,有如潮水般的泛滥,两片阴唇一张一合,好似想把他这根鸡巴吃掉,在这种情形之下,刘刚怎能放着自己的鸡巴不用,让它闲着?于是刘刚叫她转个身,背对着自己,看着自己这根发红的大鸡巴,也让它好好的去直捣黄龙,让她的穴在我的面前投降,干、插,刘刚想一定要好的弄死她!不由分说,大鸡巴直刺刺狠狠的插入她的阴户,双手并抓住她的乳房,拍打着她的屁股,前后移动,增加她阴户的磨擦。大鸡巴头的陵沟,因为顾海滨母亲屄内的淫水太多,一进一出的顺便带了不少淫水出来,使得刘刚和她的大腿上沾满了淫水,也因为如此,更增加了不少的情趣。

????足足半个小时,这样高强度的抽插,让两个人都彻底满足了自己的情欲,也让刘刚感觉到自己彻底被眼前的朋友的老婆掏空了,射完后就倒头睡着了。

????此后由于地点不方便,还有就是工作太忙了,刘刚就再也没有机会肏她了,直到半个月后自己要离开这里回去当村长的时候,当得知自己明天就要走了,晚上村里的领导都来辞别,酒是少不了的,喝到半夜大家几乎都醉了,都回去睡觉了,刘刚也直接躺在了大队的值班室中打算睡觉,在似睡非睡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他心想这时候谁会来呢,打开门结果一个影子闪了进来,还没等他看清楚,那个影子便钻进了他的怀中,刘刚一下子就知道是谁了,正是顾海滨的母亲。

????不用言语,刘刚就知道她来的目的,刘刚直接将她抱到床上,没有灯光,没有言语,不需要沟通,只需要阴茎插入,随着呻吟声慢慢的响起,两个人在村大队的小床上一遍遍的抽插,一遍遍的换着不同的姿势,直到天已经有点蒙蒙亮的时候顾海滨的母亲才依依不舍的带着满阴道的精液走了。此后刘刚由于忙,一直也没有在和她联系,后来听说她怀孕了,生了个男孩,刘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不过他感觉应该是自己的,所以这些年对顾海滨也是很照顾,不过顾海滨这孩子最开始似乎对他有所敌意,刘刚再去他们家打算和他妈在肏几次的时候都被他打扰了,时间长了顾海滨的母亲也就为了儿子断了和刘刚的往来。”那春雨阿姨是怎么知道你和顾海滨母亲的事情的呢?“我继续问道。”女人都是敏感的,对于这些事情他看到我对顾海滨的照顾,就猜到了八九不离十。尤其那时候还农村城市改革,许多人家为了多弄点房子,都找我。对于他们来说,钱没多少,能拿出来的就是自己的小屄,结了婚的女人都觉得让谁肏都一样,不就是肏一下吗,也不缺胳膊不缺肉的,所以有的为了一点点的利益就来诱惑我,最开始我还是有点原则,可那时候小花身体不好,禁不住我这么每天肏,春雨老公看的也严,一个月都操不上一会,索性我就来者不拒了,谁来都行,那一阵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让我肏了不少,后来自己都不知道肏过谁了,那时候也是,为了自身舒爽,都是内射,惹得我都不知道哪个有可能是我的种了,所以刘峰找对象本地的我是坚决不让他找的,怕找到的是他的妹妹,你是外乡的,我觉得你是他最好的选择。

????到此我才知道刘刚一直渴望我能当他儿媳妇的心思。那要顾海滨也是你儿子,我不也是你儿媳妇了吗?我说道。

????“那不一样啊,虽然背地里可能我们能相认,但明面上是永远不可能相认的,海滨这孩子撅,怕他也不能认我这个爹。”看着刘刚失落的眼神,一股同情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时候外面的雨也停了,我们又开车朝家开去。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太色了,是个花花公子”

????“没有,我倒是觉得你挺真实的,要不我也不能帮你,如果下次你在想了,我也会前列腺按摩,到时候你感觉一下是我按摩的好还是春雨阿姨按摩的好”

????“哦,是吗?那可好啊,不过这难为你了,希望这是咱们两个之间永远的秘密好不好。”我答应他,我们击掌后,两个可以做父女的人似乎默默的达成了一种似乎让常人无法理解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