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克萨斯最后之日·第十章·嫉妒

????2019-9-23

????“我觉得它应该被称为……世界符文!”

????说出这句话的人名为阿加萨,一位资质平平的法师,一介凡人。距离他的离世已经过去了千年之久,瑟肯再度回忆起这个凡人时,内心却感到无比的五味陈杂。

????与阿加萨交好的时代,是夹在两个巨大灾难的时间之间的时代,而当时正前往南方的瑟肯,还不知道自曾经的好友萨恩.乌祖尔在北半大陆上掀起了何等的腥风血雨。

????在那个时候,他与新认识的朋友阿加萨一同前往了南大陆,在覆灭的恕瑞玛土地上四处游历探险,寻找着被称为“世界符文”的强大魔法道具。在一个世纪之前,这片土地是一个繁盛、强大的帝国,不论是武力还是文明,符文大陆没有能出其右的势力。太阳圆盘光芒所致之处,凡人们唯有顶礼膜拜,方能在那半神的战士——飞升者们手下苟活。但是,那篇文明如今只剩下一片狼藉,而摧毁了这文明的,也是恕瑞玛曾经赖以维持统治的飞升者们——抑或说是,暗裔。

????阿加萨告诉瑟肯,他曾经游历世界,希望学会强大的法术来拯救这块因为暗裔战争而千疮百孔的大陆——瑟肯嘲笑过他这天真的想法, 但他不以为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经历了数次大难不死后,在一片人迹罕至的山谷中找到了这块赐予了他击败弗拉基米尔的力量的魔法道具。

????“那真是不可思议的力量,我第一次遇见它时候就能感觉到,它是有生命的!”谈起最初找到世界符文时候的感觉,阿加萨便会滔滔不绝,“它在我从山谷跌落的时候、在我奄奄一息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当我的手接触到它的时候,几乎失去知觉的身体瞬间感觉充满了力量,致命的伤势一瞬间恢复如初。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回荡着,虽然我听不清楚那些话语,但是那毫无疑问是在表达着某种善意,已及某种使命的互换——呼唤着我站起来,去拯救这个充满痛苦的世界!没错,我能够活到如今,能够得到这番力量的赐福,就是为此!”

????幼稚又无聊的想法——这是瑟肯对于阿加萨所谓“梦想”的第一印象。但是毫无疑问,他确确实实被世界符文那绮丽又神秘的魔法力量给吸引到了,面对这番力量,本身就自视甚高的瑟肯自然不会轻易放手,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使用武力几乎不可能击败拥有世界符文力量的阿加萨,而阿加萨本身的性格瑟肯也不讨厌,那就就与他交好,待到机会成熟的时候,去尝试寻找其他的世界符文——至少阿加萨坚信这世上不止一枚世界符文。

????而之后,两人在恕瑞玛的游历持续了几十年,持有着世界符文的阿加萨身上看不到任何衰老的痕迹,但是瑟肯却逐渐露出老态——哪怕是已经使用魔法对自身的体质进行了改造,也仅仅只是放缓了衰老速度,但衰老终究还是到来了。

????而就在瑟肯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即将迎来极限的时候,对于世界符文的寻找依然没有收获。

????极限……这是瑟肯继面对沃利贝尔后又一次感受到了濒临极限的恐惧感。自己哪怕天赋异禀,终究无法超越寿命的限制——仅仅只是因为,自己作为凡人出生。

????在内心的焦躁不安中,瑟肯度过了自己出生后的第一百个冬天。他与阿加萨重回北大陆,面对的又是一片满目疮痍——这几十年间,萨恩.乌祖尔在整个北大陆上燃起战火,但最终他也没有逃过寿命的摧残,与十多年前死去了。

????拜访了自己旧友的灵柩,瑟肯内心更加慌乱了,他察觉到,不久之后自己也将面临死亡——不论自己曾经多么风光无限、多么才华横溢。

????————————

????“难道你就这么愚昧吗?”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瑟肯才发觉到自己躺在萨恩的灵柩前睡了过去。他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妖媚的女子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瑟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他还是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说出了这个曾经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的名字:“乐芙兰?”

????“许久不见了,瑟肯.格朗佛先生,”乐芙兰微笑着走近已经老态龙钟的瑟肯,微笑着问道,“您还记得我们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七十二年前……还算清楚吧!”

????“虽然已经是这把年纪了,但您的记性还真是不错,还是说……您对于我这样的女人,才能记得如此清楚吗?”

????看着乐芙兰逐渐走过来,瑟肯后退了一步,而这一步也让他愣了一下——他害怕了。

????“哈哈哈哈,您不用这么紧张,我对您从来不曾有过恶意,”乐芙兰低声笑着,“不过还真是可悲啊,当年的您是第一个识破我的人,怎么到了如今却显得如此狼狈了呢?是觉得,我会杀了您吗?”

????瑟肯身体颤抖了一下,咬了咬有些松动的牙齿,说道:“你还是老样子……”

????“哦,没错,这样讲的话您可就太可怜了,”乐芙兰叹了口气,“仿佛一直在变老的只有您一样。”

????“你这女人,到底使用了什么伎俩?”瑟肯瞪着眼大声吼道,“这也是你的障眼法吗?就是那个时候一样,只不过是你随意创造出来的分身!背后的你根本就不是这幅模样的!”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呵呵,瑟肯先生,您这样大声把自己都不相信的傻话吼出来,真的有用吗?”乐芙兰靠近瑟肯的耳边,轻声道,“来让您的身体告诉自己,自己看到的是不是障眼法吧!”

????“啊……”

????瑟肯说不出话来,他察觉到乐芙兰那纤细的手正隔着裤子抚摸着他的下体。几十年来的旅行中瑟肯见到过无数貌美的女人,但是他并没有真的重视过任何一个,哪怕是用魔法对于身体的强化也并没有估计过自己的阳具,那东西本已经随着他的衰老而萎靡了,但是经过乐芙兰这简单的摆弄后,竟然又立了起来。

????“臭婆娘,你在干什么!”

????“您看看,您的身体不是已经在享受了吗?”乐芙兰保持着那诡异的微笑,“可不要再想这么些年一样欺骗自己了,就这一刻……来告诉您自己,您是多么享受吧!”

????“这不过只是正常反应罢了,你这女人也就只能用这低贱的手法来获得成就感了吗?”

????“您……果然还在欺骗自己啊!”

????乐芙兰说着,将包裹住身体的长跑褪去,妖艳的身姿扭动着,将衰老的瑟肯压在了身下。与七十二年前几乎无差的身材,令瑟肯的身体感到发热,除了被

????这女人支配的屈辱感外,令一股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感觉名为……嫉妒。

????“你终于感受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呼唤了吗?”乐芙兰抱住了瑟肯的头,让他的脸贴在自己的一对乳房中间,“是啊,我能听到的,您的内心对于我这副肉体的嫉妒,对于没有因为时光流逝而衰老的身体的嫉妒……这不就是您最想要的东西吗?可能对于您来说,把您这毕生的才能拿来换取不会衰老的肉体,您都会毫不犹豫地接受的吧!”

????“啊……啊……”

????不知不觉间,之前还在试图反抗的瑟肯逐渐放弃了,他的脸颊贴在乐芙兰的双峰之间,来回磨蹭着,嘴里发出着仿佛孩童一般的低声呢喃。

????“您看看,您的才能终究也维持不了您这跟着青春一起逝去的尊严了……曾经的您可是个很高傲的人,或许您比萨恩.乌祖尔更加适合成为领袖,但是现在的您实在是……”

????“闭嘴……女人,给我闭嘴……”

????“您真的很愚蠢,才能终究只是遮掩这番愚蠢的遮羞布罢了……来让我,彻底撕掉吧!”

????乐芙兰说着,扯下了瑟肯的裤子,那已经涨得通红的阳具,无声地表露着瑟肯的欲望。

????“这么多年过去了,您始终没有出手……对那近在咫尺的力量出手,您是真的害怕了吗?还是说被感化了?但不论如何,您变得怯懦了,就像是现在这样,哪怕是那东西已经无法忍受了,却还没有主动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

????乐芙兰张开腿,将瑟肯的阳具夹在了两腿中间,瑟肯能感受到自己的阳具和乐芙兰的阴唇接触的触感。

????“你是真的把他作为志同道合的朋友了吗?但是您不是一直在嫉妒他吗?他一直是那么年轻、那么充满力量。他走过的地方,能有那力量为他人带来欢声笑语,他被视为英雄,被视为传奇……您就对他没有嫉妒心吗?你就没有想过,哪里亮在自己的手中会是什么样子吗?不,您绝对想过的……千百个夜晚都在幻想着那般绮丽的力量的您,就没有去抢夺过来的想法吗?一定要等到自己沦落成这幅模样吗?”

????“不,我怎么可能……”

????阿加萨的模样浮现在了瑟肯的眼前,他朝着那副幻想伸出了手,却什么都没有抓到。乐芙兰的脸颊凑到了瑟肯的耳边,用那带着浓烈魅惑意味的声音说道;“去抢夺吧……那早就应该属于您的力量!”

????“不!”

????瑟肯大声喊了一声,随后身体猛然一轻,朝着前方倒了下去,顺着萨恩灵柩前的阶梯滚了下去。

????“啊……啊……”

????看着滚落了阶梯、倒在地上低声呻吟的瑟肯狼狈地模样,站在萨恩灵柩前的乐芙兰轻声笑着,她扭过头来,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萨恩灵柩的棺盖。

????“这就是凡人的极限了,仅此而已……您也一样,萨恩.乌祖尔大人,”乐芙兰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推动着棺盖,“如此强悍的暴君,最终也只是落得寿终正寝的无聊结局……终究只是凡人,所以才会对死亡如此畏惧,才会用‘死后进入英灵殿,成为伟大的存在’这样的谎言来欺骗自己,但这终究都只是一场美梦罢了,您最终也只是跟无数被您杀死的凡人一样,迎接死亡……嗯?”

????乐芙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摇了摇头,后退了一步,低声说了一句“不可能”后,身影便从萨恩.乌祖尔的灵柩前消失了。

????瑟肯咬着牙从地板上爬了起来,踩着刚才自己滚落的台阶,再一次走到了自己曾经的旧友的灵柩前,朝着被揭开的灵柩内侧看了一眼。

????那里面,空空如也。

????萨恩.乌祖尔的遗体,并不在那里面。

????“啊……”

????连你也从死亡的手中逃离了吗,我的朋友?瑟肯的内心不由自主地这样想着,他觉得是自己的脑子摔糊涂了,但是他又觉得这个想法十分合理。

????如果连他都能摆脱死亡,我也可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