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2日

????【第157章】

????雷鸣朝廷平静没多久后,突然出现了人员变动。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两个部门的调动,一个是方总将升任到了户部,主管军饷方面的职务,再者就是工部的尚书突然换人了。此人也是姓李,听说和李司业还是同乡,平日里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基本属于混吃等死型。谁知道,上一任工部的尚书因为皇后的死受了牵连,这才有了他更进一步的机会。不过私下有传言,这人活动的钱财都是小财神包办的。

????朝廷里的事说是让皇帝审批,其实无非就是走个过场,康大人一直阴沉沉地看着张太师,显然是对她吃里扒外的表现不满意。下了朝,今天皇帝要和小和尚碰面,康大人也在宫门处拦住了张太师。

????“太师,恭喜方总将高升,抽个时间本大人做东如何?”康大人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康大人客气了,夫君如今在你手下,还请康大人多多关照,若是有时间,一定登门拜访。”张泽梦说的委婉,但把请客改成了登门拜访,暗地里是拒绝了康大人的拉拢。

????“呵呵,太师是上了一条好船,有些人在这趟浑水不说,谁成想还让她钓到了一条大鱼。”康大人面色不变,“白离的确也几分本事,姜国参他的折子都递上去了,女帝没说话,可大姜的户部尚书居然跳出来唱反调,厉害,厉害!”

????“康大人,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有这气度,佩服佩服。”张泽梦笑嘻嘻地回了一句。

????“哼,希望方总将不会赔了夫人。”康大人面色冷了下来,放肆的打量起张泽梦的身材,“当初就不应该对你心软,怕不是被姓白的尝到了滋味吧。”

????“康大人,有些话说出来,会贬了您的身份。”张泽梦面色一冷,康大人恶心她的话却说到了心坎上。

????“呵呵”康大人笑着往回走过去,“张太师,皇后的事逼着我把工部尚书的位置让出来,但这不代表姓白的拿下了雷鸣的朝廷。有关冷月在,军饷的事想做文章是不可能了。白离这人不会识人,让你家方总将过来架空我,哈哈,你这太师的位置怕是坐不稳了。”

????差距终究是差距,康大人依旧以为白离眼中是雷鸣的朝廷,他哪里知道,白离的眼中是整个雷鸣的人心。白离从来没放过雷鸣朝廷的这群人,包括张泽梦自己,方总将注定要出来顶包的。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稳住白离的情况下保住方家,若是可以,最好改改雷鸣的风气。

????张泽梦看着远去的康大人嘲讽地笑了笑,正要离开时突然看到刚进宫的小和尚,原本嘲讽的面色瞬间冷漠起来。小和尚也看到了她,气喘吁吁地小跑了过来,张泽梦一想到这臃肿的身体那天压在她的身上,心中便是恶心的很。

????“太师,太师。”小和尚看张泽梦想要离开,直接开口喊了出来,“我刚刚看见姓康的了,面色不咋的,这次工部新来的那个人,你在仕林里打压一番,不过注意力度,别把我牵扯进去。”

????张泽梦先是皱了一下眉头,紧接着面色变得惊讶起来,“白离,你怎能如此无耻,新来的工部尚书可是给你递了投诚帖子的,这样的人也要做你的垫脚石?”

????“哎呦,小宝贝,咋就不理解本大人的苦衷呢。本大人这不是为了抬举你吗?这个人早晚要出来顶罪的,你提前骂了他也算是自保,事后更能抬抬你的声望。”小和尚一脸讨好地靠过去,张泽梦却是一脸嫌弃地躲开。

????“白离,少恶心本太师。小财神他们想靠工部发财,东窗事发后肯定要工部尚书出来顶罪。说什么为了给我赚声望,只不过给你自己留个退路而已。本太师可以骂,但必须连着你一起骂,不然本太师就是不要名望,也不会出来配合你。”张泽梦语气不善的回了一句。

????“骂,骂,都骂着。”小和尚想握住张泽梦的手,却被张泽梦甩到一边,周围的人看到二人的样子侧目看过来。“行了,本大人还得见那怂包去,记着,让你那夫君一上任了立马开始,千万别手软。银子递过去给小财神,这事你负责。”

????小和尚又风风火火的走进宫里,张泽梦对着她背影呸了一句,只是转身走了没几步的张泽梦,看到前面那人的挺拔的身影突然面色一变。这白离对付工部尚书竟然是这个目的,这人居然把整个雷鸣朝廷都算计了进去。张泽梦突然升出一股害怕,激动和兴奋。害怕的白离居然能想到那么远,激动的是自己居然能认识这种人,兴奋的事张泽梦觉得自己可能真有机会一展宏图了。康大人和白离比起来,差距越来越大了。

????小和尚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张泽梦的背影,这女人玩起来舒服的很,虽然没什么名气,但那冷冰冰的性子,让小和尚着实过瘾了一把。离开了张泽梦,小和尚被太监请进了内宫,皇帝身边坐着两个美人,羞答答的对着小和尚行了一礼。皇帝也是有些拘谨的站起来,想给小和尚行礼却又知道不合乎礼仪。小和尚也没让他为难,主动行了一礼化解二人的尴尬。

????小和尚坐下后,听到皇帝居然安排自己的妃子伺候吃饭,脸色变的怪异起来。小和尚实在想不懂,这皇帝当成这样有什么意思。本来小和尚还觉得,这皇帝可能是忍辱负重,如今一看完全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心中对他的评价几乎低到了极点。

????二人吃着饭,小和尚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着,伺候他的两个妃子被小和尚拒绝了,小和尚不是要做圣人,只不过没心情欺负这等懦弱之人。皇帝像个奴才,回答小和尚的问题那是谨小慎微。生怕一个不满意,自己这皇帝位置都保不住。

????小和尚本来兴趣就不大,看到皇帝也不是个能成事的人,心中更是起了告退之意。不过就在小和尚正要起身告辞时,突然外面太监禀报,第一军团关大帅求见。小和尚心中一定,抬起来的屁股又坐了下去,这关冷月看来是对着他来了的。

????皇帝试探地看了眼小和尚,小和尚撇撇嘴点了点头,“既然关大帅求见肯定是有急事,索性皇上便招她进来吧。”小和尚话音一落,皇帝赶紧让人把关冷月请了进来。

????关冷月穿着盔甲却是未带头盔,干净利落的短发从后面扎了一个小小的辫子。关冷月进门后给皇帝行了一礼,又给白离行了一礼。待皇帝问她所来何事之时,关冷月这才开口道:“回皇上,卑职此次前来为了军饷之事。朝廷一直在派人探查军饷流动情况,虽然是为了军中战士着想,可这案子没有定论,军饷便一日不发,若是时间久了,恐怕军心有变。”

????皇帝纠结的看着白离,毕竟这查军饷之事都是白离背后操纵,他哪里有资格站出来说停止。小和尚侧了侧身子,盯着这个非要说和自己有一腿的女人打量了起来。小和尚越看越气,这女人长的那么俊俏,自己没吃到不说,还硬是扣了一个吃到的帽子,这事着实憋屈。“这种事还劳烦皇上做什么,今晚关大帅去我家中详谈便是了。”

????小和尚已经吃了亏,没必要有便宜不占,她亲口说跟自己是姘头,晚上去自己那也不怕被人说闲话。当然小和尚就是讽刺一下,没成想关冷月却是直接摇摇头,“公是公,私是私,冷月便是大人的情妇,这种公事也不可私下议论。军饷已经拖延了一个月之久,还请皇帝和白大人为雷鸣安危着想。”

????“啪”小和尚一拍桌子,“你丫欺人太甚,老子连你的手都没牵过,硬是说和我有一腿。这会更是想用这名头,逼迫我放过军饷之事,当小爷是个软柿子不成。”小和尚一瞪眼,丝毫不管一旁皇帝的态度,如今的皇帝在他心里那是一点地位也没有。

????“请大人息怒。”关冷月不卑不亢单膝跪地,“冷月也是情势所迫不得不出此下策,夫命大于天,夫君安排冷月不敢不从。不过,今日

????冷月来并非全是为了自己的夫君。军饷之事大人心知肚明,夫君之所以安排我辱大人名声,其一是想在大姜的朝廷给大人压力,再者便是希望大人投鼠忌器,一旦大人揪住此事不放,便会有人说大人是公报私仇,为了我而陷害康大人,这样一来大人行动起来便会瞻前顾后。”

????小和尚没有表态,皇帝更是低着头不敢说话,关冷月看到这继续道:“不过今日冷月前来,不仅仅为了夫君,也为了自己。军饷从几年前开始便出现克扣,如今军中人心早就出现变故,若是继续下去,恐怕雷鸣……白大人,皇上,卑职斗胆,请二位顾全大局,不要再查军饷之事。先把军饷放下去,稳定住军心,不然卑职怕是要请辞了。”

????“好一个顾全大局,大帅的大局观着实厉害,放在你们家那就是不得不从,放在朝廷上就是军心不稳,关大帅,你这是拿着自己的军权要挟本大人呢。”小和尚不阴不阳的笑了笑,“请辞就请辞吧,稳定了军心那是给你夫君增加底牌,这种小把戏本大人几年前就玩过。”

????“白大人”关冷月无奈的摇了摇头,“明日李司业他们那一伙中立派便会上书,请求朝廷尽快下放军饷。军心事关国家大业,夫君贪墨军饷不是一朝一夕,若是想彻查此事,不仅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更是不知要拖到何时。李司业识大体,知道事有轻重,白大人,还请高抬贵手,事后夫君不会亏待于您,冷月更会报答此恩。”

????“姓康的怎么亏待我?他也得有那本事。你怎么报恩,拿身子?除了身子你还能拿出来什么?”小和尚挑了挑眉毛,“李司业这人啊,只做对的,怪不得最近躲着我呢。他那媳妇何时和康大人搞上的?”

????“卑职不知,至少三年以上了。”关冷月乖乖地回了一句。

????“行了,本大人不给你卖官司了,这种事查不清的,若是查清了,我该怎么牵制你那夫君。说说,以前康大人克扣几成?”小和尚眯着眼问了一句。

????“最少三成,最多六七成。”关冷月低着头回道。

????“那好,以后这军饷之事,康大人就不要插手了,交给方总将全权负责。这次你们拿两成回去,剩下的八成本大人要了。”小和尚喝着茶说了自己的打算。

????关冷月听到此话差点喊出来,姓康的那么心黑还知道留个底线呢,这人一开口就是要八成,那两成给不给有什么区别?“大人不可。”关冷月语气有些焦急,“军中已经快要生变,这么多年军费一直拖着,如今只给二成,光是军需都不够,又如何能安抚军心?”

????“以前的军费又不是本大人克扣的。”小和尚一瞪眼,“你夫君吃的吐出来啊,怎么的,惹不起你夫君,惹得起我?本大人还就告诉你,最多就两成,若是心情不好了,两成也没有。”

????“白大人。”皇帝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万一军中生变怕是要出大事,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句。

????“吃你的饭。”小和尚吼了一句,不过紧接着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但一看这皇帝居然唯唯诺诺地退到了一旁,想道歉的心思瞬间淡了。妈的,既然要做奸臣,还要个屁的面子,女帝啊,本大人可是为了成全你,你可别翻脸不认人啊。

????“大人好大的威风。”关冷月这时语气平淡地顶了一句。

????“没你们康大人威风。”小和尚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看什么看,就二成,今天把我伺候爽了才能拿走,不然一分钱都没有。想请辞我随时都会准你,若是军变也拿你开刀。本大人就来个大公无私,大义灭亲。”

????“雷鸣的皇帝寝宫里的床,大人要不要试一试。”关冷月咬了咬牙,略带挑衅地看向白离。“大人若是敢,本大帅也认了,不过大人若是不敢,本帅也得认。毕竟本大帅在皇上的寝宫行淫,恐怕给女帝不好交代。受制于人的滋味,大人应该能体会到了吧。”

????“吓唬我。”小和尚一瞪眼,心中突然有了一些小兴奋。回头看了一眼皇帝,眼里的意思不明而喻。

????一柱香的功夫后,小和尚躺在能容纳七八人的大床上,看着屋里的名贵器物,心中难免感叹起来。还是皇家奢侈,小爷这辈子也没在这么豪华的地方打过炮啊。这床比自己家的还软,小和尚看着跪在床下的关冷月笑了笑,“你也没在这被收拾过吧!今天沾沾皇家的福气。”

????“呵呵,一个没落的帝王之家有何福气。”关冷月突然对着小和尚竖了一个中指,然后干脆利落的解开自己的盔甲,周围的奴才都在一旁候着,皇帝已经去了其它地方。小和尚这做法很放肆,至少文公公没敢想。关冷月里面穿的衣服特别紧身,身材有些纤细但紧绷的衣服能看出肌肉的形状,胯下的蚌肉更是清晰可见。

????“有备而来。”小和尚看着关冷月的打扮笑了笑。

????“夫君安排的,尽量让我们的名分坐实了,至于在此地是我的意思,我也想试试做皇帝女人的滋味。”关冷月身材高挑,脱了鞋子后直接躺进了小和尚怀里。“大人是想要更有情趣一些,还是更直接一些。”

????“呵呵”小和尚笑了笑,“看来你还是老手呢。”

????“从嫁给康家,我被九个男人宠幸过,算不上宠幸,都是夫君的安排,没几个成事的,演戏而已。唯独在大人这,夫君却是逼不得已才把我送出去。”关冷月说到这凑到小和尚耳边,“记住,做皇帝从来不需要我们自己动手,下次让太监给我脱衣服就好了。”

????“呦呵,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实底透露出来了。”小和尚的手解开关冷月的衣服,望着那白皙的身子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女人的身子保养的挺不错,尤其是这臀瓣,肥嫩的很,小和尚这一捏下去,反而不舍得放手了。

????“我和康大人的事瞒得住别人,瞒不住您白大人,我们二人演的戏您还能看不出来。他是我夫君,我没办法的,大人不要为难冷月了,若是继续克扣军饷,恐怕真要生变的。到时,您也没办法和女帝交代。”关冷月咬着牙开口道。

????“本大人不需要给任何人交代。”小和尚把关冷月压在了身子下面,“军饷的事女帝不开口,我又如何敢打注意。军变了更好,方总将做替死鬼,顺便把你夫君拉下水。你们康家吃了那么多,也该往外吐一吐了。”

????“嗯”关冷月咬着牙痛哼一声,本来想继续反驳几句,可是白离那异常硕大的阳具让她把话咽了回去。

????“这么紧?”小和尚愣了一下,紧接着又笑了笑,这里的女人都有武学在身,只要肯努力在私处上保养,经历几个男人后依旧紧致并不算奇怪。“这么好的美人你夫君也舍得送出去。”小和尚和关冷月脸对着脸,不过目光却是突然凝视起来。

????“你能救我吗?”关冷月突然小声的问了一句。

????“什么?”小和尚刚刚盯着她鼻孔中的圆洞,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不过紧接着便是皱起了眉头,稍微离开了她的身子操弄起来,“鼻环吗?那不是贱奴才打的?你还有其他身份?”

????“那是我未来在康家的地位。”关冷月浑身燥热起来,“你那东西真大,夫君的已经很厉害了,你比他更厉害。”

????“你为康家付出了那么多,以后只能做贱奴,是不是不甘心?”小和尚身子又抬了一些,开始正式打量起这个女人。虽然身上没带着环,可是乳洞,阴洞一个都不少。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358

????31;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你会让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做平妻?”关冷月的腿夹住了小和尚的腰部,“救救我,两成军饷会起兵变的,没了军权我在康家便没了地位,贱奴恐怕都做不成。”

????“姓康的要拿你做跳板啊!”小和尚突然豁然开朗,猛地压在关冷月的身上使劲操弄起来,“本大人先验验货,事后再说救不救的问题。”

????半个时辰之后,小和尚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关冷月爬起来给他用嘴巴清理干净,然后跪在一侧等着小和尚的发落。刚刚小和尚的话有了转机,关冷月看到了一丝期望。“军饷两城不能再多了。”小和尚突然的一句话,瞬间让关冷月面色大变,原本满怀期待的心情也跌落谷底。

????关冷月面色凄凉看着白离,想开口求情却又没有把握,不过小和尚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她面色一喜。“华龙的曹家会和你们做生意,不能光指望朝廷拨款,那样你早晚受制于人。要学会用钱生钱,确立了自己的威信你也能硬的起来。做我的跳板吧,让我踩着你进入大姜的朝廷,至少我能让你继续手握重兵。”

????关冷月高兴归高兴,但心中还是有不小的担忧,谁知道小和尚会不会翻脸不认人,万一她投靠过来,小和尚突然反悔了,再想卖好给康大人,恐怕康大人也不会接受她。关冷月的心思小和尚看的清楚,这女人就是不识大局,或许带兵上有些能力,但这朝廷做官上却是一文不值。

????“我想抓军权,女帝肯定不会同意,所以咱们俩的事也没必要瞒着她,反而更让她起疑心。你要记得,你效忠的是谁,不是康大人也不是我,更不是女帝,而是当今的皇帝。继续做你的保皇派,和康大人真正的决裂。知道什么是愚忠吗?我给你讲讲华龙的王大元帅。”

????小和尚搂着关冷月细细地说了起来,“王大元帅效忠皇帝,和我也是不对路,但我顶多明面和他过不去,从来不会暗地打压。因为他是愚忠,他不是效忠哪个人,而是效忠一个位置。皇帝一旦死了,只要我能把大公主抬上去,王大元帅就是大公主最大的依仗,人啊要往前看懂不懂。”

????“大人的意思是?”关冷月像是抓住了什么,可目光又有些犹豫。

????“猪脑子啊,只要你效忠现在的雷鸣皇帝,女帝一旦全盘掌控雷鸣,只要让雷鸣皇帝和她站在一起,你就是她在雷鸣最大的依仗。姓康的把你送去保皇派是个妙棋,可惜他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还是没看到未来的格局。”

????“多谢大人提点。”关冷月说着就要给小和尚磕头。

????“啪”小和尚一个耳光抽了过去,“委身于我你是逼不得已懂不懂,你是为了保护皇家才不得不委身于我,记住你效忠的是谁。见了女帝也要不卑不亢,除了雷鸣的皇帝谁也不能让你低头。我不是让你演戏,而是真的去那么做,演戏糊弄不过女帝的,我只是给你指一条活路而已。曹家和你做生意,小财神也会暗中资助你,你一定要把军权拿在自己手里。”

????“大人”关冷月走下床跪在地上,“不管大人如何打骂,今日之恩关冷月铭记在心。冷月知自己身子大人看不上,日后大人但有所托,冷月绝不推辞。”关冷月咚咚咚磕头三个。小和尚一瞪眼又要呵斥,可看到关冷月的眼神又放弃了。小和尚觉得,这个女人还是值得拉一把的,至少她没有彻底认命。

????“本大人给你机会,你要好好把握。姓康的你要彻底和他决裂,他在军中的安排,一定要连根拔除,本大人不想有后患,女帝也不想。京城这方总将撤下来,你找人手接替,还要把军队渗透到皇宫,千万保证皇帝的安全。慢慢做吧,本大人就给你一次机会,你不值得本大人第二次提点。”小和尚说完后躺回床上,“这皇帝的寝宫就是好,以后咱俩就在这办事吧。”

????“啊”关冷月有些惊讶,“大人这样做,女帝肯定会知道的,到时……”

????“就怕她不知道,你怕什么,你是委屈求全啊!女帝巴不得这样呢,只要以后她把我支开,便会被你记下恩情,不过可千万别给本大人好脸色,外面骂的越狠越好,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被逼迫的。”小和尚笑嘻嘻地回了一句。

????“我若要是反抗,是不是不应该留在京城了?”关冷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总算开窍了,留下一部分亲兵暗中保护皇帝,然后继续做你的大元帅,但我会让你时不时的回京城叙职,你晚上就在这跟我过夜。”小和尚拍了拍肚子,“赶紧收拾好了滚蛋吧,小爷再躺一会,你别说,真感觉自己是个皇帝了。”

????关冷月退了下去,小和尚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试试皇帝的妃子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出来。“咯咯,戏演的不错啊,这么简单就帮朕把军权拿过来了,此等良才让朕羡慕的很,何时来我大姜的朝廷,也把那些不听话的老古董收拾收拾。”

????小和尚面色一苦,看向一旁的闪光石头,“你这偷听的习惯可不好啊,都是戏中人,谁演谁啊,关冷月以为和我演戏,我以为和你演戏,或许您和娘亲都在演戏给我看呢。”

????小和尚这话一出那边突然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女帝才咯咯笑了出来,“最多给你半年的时间,拿出来真金白银堵住他们的嘴,朕也能借此发难。”女帝刚刚说到这,突然传来了小胖子由远而近的呼喊,紧接着旁边传来了一声惊呼,女帝那传来几声响动,然后便是女帝呵斥儿子不懂规矩,把儿子轰了出去。

????声音并不大,但小和尚却是面色一红,刚刚那一声惊呼太熟悉了,那不就是自己的娘亲,感情这姐妹俩还真是看自己演戏呢。“不带这样玩的,我娘亲呢,走的时候也不打个招呼,不是说华龙有事需要处理吗?怎么去你那了?”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女帝说完后关闭了通话,小和尚望着手里暗淡下来的玉石咬了咬牙,都怪这身肥肉,下次娘亲来了,肯定要改个样子。

????大姜皇帝的寝宫里,一身宽松官袍的女帝放下石头后掀开衣服,浑身赤裸的艳剑被捆着手脚隐藏在此。女帝还未开口,艳剑直接恼怒的推开她。“你不是说没人会进来吗?刚刚差点被你儿子看到了,得把这小兔崽子教训一顿。”

????女帝有些愧疚的搂住艳剑,“忘了这没大没小的了,好几天没回宫了,谁知道今天突然回来了,还好这袍子够大,不然真要被发现了。”

????“滚蛋,离儿听到我的声音了。”艳剑踹了一脚女帝。

????“没事,他又不知我们做什么呢!”女帝的手环住艳剑的脖子,想要把她抱起来。艳剑却是眉头一皱反抗着。

????“不玩了,给我松开,别闹,我翻脸了,啪。”艳剑突然被女帝在奶子上抽了一下,刚刚的话语也突然停止。啪,又是一下,艳剑咬着牙瞪了一眼女帝。

????“这就是你在墓地算计我的代价。”女帝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白大奶,咱们可说好了的,来了我这就得听我的,去了你那我听你的。”

????“你还真想要做个昏君?”艳剑看着一旁的折子,女帝和她玩乐一整天,折子一点都没批。

????“昏君做的好,有你那儿子呢,咱们就享受享受。”女帝说到这捏了捏艳剑的乳头,“我可给你儿子机会了,算是给你的面子,你也别让我失望。”

????“本掌门何时让你失望了?”艳剑冷着脸回了一句。

????“那倒是没有。”女帝咯咯一笑,“今天上朝的时候,谁知道咱们的艳剑掌门就在我屁股底下。朝会还不到一半的时间,我就闻到那香气了,朕的龙椅都被你弄湿了,咱们的玉剑阁掌门可真是骚浪的很呢。”

????“姜亦君,你是不是想惹我翻脸呢。”艳剑红着脸回了一句,“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儿还没享受过这待遇呢。”

????“得了吧,你儿享受过的我还享受不了呢。”女帝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知道了你的好,我才后悔做了女人,若是男儿身,那才是销魂呢。”

????“姜亦君。”艳剑突然压低了声音,“我告诉你件事,离儿变成那皮包骨头的样子后,我突然想把他压在身下使劲蹂躏一番,你说这事能不能成?”

????“需要我配合你?”女帝笑着点破了艳剑的目的,“成,我就多给他灌输一些你喜欢瘦子的想法,看看你儿子是不是知趣,说说你想怎么对待他。”

????“算你识相。”艳剑凑过去嘴巴吻了一下,“想了很多呢,把他摁在胸前,让他喘不过来气,或者坐在他身上。捆着他让他一次次的射,好多好多想法呢。姜亦君,要不你也来试试?”

????“我突然觉得,白离有你这娘亲是福气也是霉运,我还是希望他能在朝廷上逼迫我就范,让我不得不做出妥协。”女帝的脸色也红了起来。

????“行了,我们两个妇人就别在这让她们笑话了。”艳剑笑嘻嘻地看着一旁眼带兴奋的宫女,“这个人脸色不正,留不得。”

????“杀了便是,朕要做昏君呢,哈哈。”女帝笑呵呵的回了一句,或者在她们的眼里,从来没把其他人生命看的太重,小和尚以前不是这样,如今也在转变,或许这也注定他和儒道的距离越来越远。

????小和尚从皇帝寝宫的大床上站起来,心中也渐渐起了一些另类的心思,倒不是因为艳剑,在他想来娘亲应该是和女帝谈合作去了。只是这惊呼有些怪异,难道二人在浴池里谈论的?可千万别让小胖子过足了眼瘾才是。小和尚的心思是在皇帝这,以前再风光那也是人下人,唯独此刻,霸占着皇帝的床,小和尚觉得自己心中莫名有些兴奋。怪不得文公公越来越放肆,权利这东西真的很另人沉迷啊,小和尚自言自语的走了出去。

????小和尚刚刚出了屋子,一个门后守护的太监弯着腰走了过来,先是对小和尚行了一礼,然后拿出来一叠票子塞了过来。“白大人,以后这宫里上上下下还望您能多多担待,皇上让奴才给您问个好,若是以后常来,这地方就给您留着,奴才们也给您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若是以往小和尚肯定不答应,不过此刻不知怎么的居然下意识的点点头,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后,那奴才却是已经退到了一旁,小和尚皱了下眉头,心中决定以后再也不来此地,顶多就是空出来,真要被人抓住了这个把柄,小和尚怕是真要沦为舆论中的恶人了。

????说实话,想雷鸣皇帝的后宫佳丽三千任自己索取,心动在所难免,好在小和尚不是文公公,还知道孰轻孰重。自己如今根基不稳,还没资格这么狂妄,除非即能讨好女帝,又能压住民愤,最重要的是还要拿出来成绩,等到这三样都齐了,别说雷鸣的皇宫,怕是大姜的皇宫自己都能得瑟一番。

????小和尚这暂且不提,康大人一直在家等着关冷月的回话,可是到了傍晚,这关冷月没回来,反而突然得到消息,关冷月居然回了城外军营的驻扎地。康大人听闻这个消息,下意识的叫了句不好,一旁的小妾随口问了一句有何不好,然后便吃了一个大大的耳光。

????果不其然,第二日京城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关冷月居然公然和自己的丈夫决裂。外界的人都清楚,夫妻二人貌合神离,只是没想到关冷月居然敢主动休夫,一时间关冷月成了众矢之的。男权派的都在骂她不守妇道,好在这时候张泽梦没有站出来,算是给了关冷月一丝喘息的机会。但也因为此,关冷月不得不狼狈离京。

????但风向的转变很快,关冷月离开时放出了消息,自己和以前的情夫白离势不两立。用关冷月的话,她和白离相识还是通过康大人,但知道后来,他发现二人表面冲突实则狼狈为奸。关冷月心中惦记皇帝,主动和白离碰面,但白离居然用皇帝要挟她,逼迫她献出自己的身子。关冷月不得已只能委曲求全,可她的丈夫此刻不仅没站出来保护她,反而窝在家里做了缩头乌龟。关冷月事后心灰意冷,打算和他们二人划清界限,但只要有她在的一天,誓死都要护住皇家的尊严。

????关冷月一时间虽然被人责骂,但也站在了大义的一方,康大人和白离突然间被打上了某种标记,惹来不少人怀疑的目光。小和尚是不怕,自己本来就不是雷鸣的人,欺负你们皇家顶多就是个敌人,康大人的标签可是内奸啊。

????康大人有些急了,军权一直以来是他最大的保障,他怎么也想不到一直对自己唯命是从的女人居然这么容易被策反。康大人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说自己冤枉,不清楚白离的为人。按理说康大人的解释站不住,可关冷月也只是一面之词,况且康大人这朝廷文官掌握的话语权依旧很大,参他的折子那是一个也递不上去。

????本来这件事会一直持续的讨论下去,但是京城最近的发生的事太多了,先是张泽梦突然公开反对工部尚书的任命,同时发文揭露新任工部尚书品行不端和商人多有勾结。再者,关冷月突然又一改口风,斥责户部扣了八成军饷。表面上这是针对户部的康大人,但却给了康大人一丝喘息的机会。

????康大人抓住机会,上书请皇帝彻查此事,毕竟如今掌控军饷的是张泽梦的方姓丈夫。张泽梦也因此受到牵连,方总将更是闭门不出。不过这事雷声大雨点小,说要彻查但一点动静也没有。别人觉得这朝廷太黑,但明眼人却是知道,康大人不敢查,好不容易军饷的事压下去了,真要查起来,不管结果如何,他这户部尚书都脱不了干系。

????但小和尚的名声是臭了,他仿佛一夜之间成了第二个文公公。文公公还仅仅是在皇宫里做恶,小和尚这都做恶在外了,居然硬逼着关冷月委身与他。前几日关冷月不还是示好呢,如今说翻脸就翻脸,这白离得做的多过分啊。只是如今雷鸣这形势,主流里没人骂小和尚,剩下的终究翻不起大浪。

????李司业阴沉着脸坐在家中,此刻他终于明白了,白离不是候敬之,或许他也有情怀,但他没有候敬之那么高的底线。候敬之舍身成仁,白离是除非成仁不需要舍身,不然他宁可不成仁。“白离这人不能留在雷鸣了。”李司业对着自己的爱人轻叹了一口气。

????“当初让他来的也是你,如今让走的也是你,为了试探白离,让他看到我和康大人的私情,他未给你说出口,你却又对他失望,你求的到底是什么。”女子握着他的手柔柔地问了一句。

????“求已所不能。”李司业淡淡地回了一句。

????“呵呵,求己所不能,你不能勾引康大人便让我来勾引,你无法左右雷鸣的局势便驱虎吞狼,如今这虎已是大患,你又如何破这局面?”女子的语气有些无奈。

????“杀了便是,有些格局已经非我所能左右,只能把棋盘掀翻了。”李司业看向自己的妻子,“我成或者不成,今后你多多保重,留给你的银子够你这辈子花费了,若是京城变天了,再也不要回来雷鸣。”李司

????业说完后走了出去。

????小和尚的院落里,南宫幼铭上身穿着紧身的小马甲,腰腹之下全部裸露在外,肥嫩的腚蛋在午后享受着日光沐浴。但若说唯一破坏美感的,便是白离的那双臭脚,此刻正在南宫幼铭的腚蛋上蹂躏着。那脚趾时不时地伸进蜜穴中,沾染淫液的脚趾在放到韩皇后的嘴巴里。

????“幼铭腚蛋还是不如你的肥。”小和尚靠着丫鬟的胸脯开了口,“有空带着你俩去宫里做一次,那感觉爽的很。可惜啊,我华龙京城的府邸没弄好,应该未必会比这里的差。幼铭,起来给本大人舔一舔。”

????南宫幼铭略带嫌弃地拍开小和尚的脚丫,然后手里拿着一个手帕,把自己的私处重新擦拭一遍。之后丢在一旁,小和尚身后的丫鬟知趣地捡起来,如今的南宫幼铭越来越有心气劲了。韩皇后咯咯一笑,也拿出来手帕把小和尚的胯下擦拭一遍。如今要让南宫幼铭给小和尚含一含,必须要把小和尚的底下清洗一番,不然别指望她会张开嘴。

????不过南宫幼铭也给了小和尚最后的回报,之前她突然倒立而起,双手放在小和尚胯部两侧,然后张开嘴,含住小和尚的肉龙,一点一点的往下压去。小和尚能看到他脖颈处异物的穿过,几乎在南宫幼鸣鼻子碰到白离的小腹后才会停止。如此一来,小和尚躺在下面,南宫幼铭笔直的倒立在他的胯部上方,小和尚的龙根几乎尽数消失在南宫幼铭的体内。

????“还是妹妹厉害,我的修为不够,若是这样做哪里撑得住。”韩皇后捧了一下自己的妹妹,拿出来新的手帕给南宫幼铭擦擦脸。南宫幼铭嘴巴被堵的死死的,眉头微微皱起,说心里话她不喜欢这样白日宣淫,可小和尚喜欢看,总说她腚蛋耐看,南宫幼铭嘴里骂着凶,可却总会按着小和尚的吩咐去做。这几日小和尚真在屋里装东西,不用说,肯定是给南宫幼铭准备的。

????一个遮阳的大伞被两个丫鬟举了起来,韩皇后给自己的妹妹擦完了脸,又来给小和尚擦汉,小和尚胸前还有个猪头呢,这是昨晚刚刚画上去的。正在韩皇后擦拭小和尚肚皮时,突然椅子上一倒立一平躺的二人面色大变,远处的长刀飞向南宫幼铭,南宫幼铭的身子也离开了小和尚的腹部,可是下一个瞬间,南宫幼铭仿佛被定格了一半,身形一动不动悬浮在空中,那把长刀也在距离她一尺的时候停顿住了。

????“白郎,白郎,你又欺负你女人了。”一个娇气的声音传来出来,紫红色的透明长袍,金色的恨天高,白皙的脚趾上涂着颜色不一的指甲油,精致的脚链没入若隐若现的长袍中,红色的丁字裤紧紧勒住那神秘的部位,胸前的美物半遮半掩在白色的抹胸中。女子身材高挑,像个麻雀一般来到小和尚身边,在韩皇后的对面蹲了下去。“白郎,白郎,你哪次离开都会告诉奴家,这次走这么久,你也不打个照顾,奴家这小心肝装的全是你,你摸摸,想你想地通通乱跳。”

????女子拿着小和尚的肥肉往自己胸前靠过去,小和尚却是通红着脸往后躲着。“姑奶奶,你来了也打个招呼行不行啊,我不摸,我摸了就要挨揍。唉,你别这样,再这样我可不客气了。”小和尚挣扎不过,既然怎么都要挨揍,索性狠心抓上一把。

????小和尚的手握了上去,女子的乳房算不上巨大,但那软中带弹的手感却是一绝,小和尚一只手抓不住,只能狠狠一捏,然后揪住她的乳头。女子咬着牙痛哼一声,葱白的玉手挥打小和尚的肚皮。“白郎,不准弄疼了我,你知道呢,我怕疼的。让你摸摸人家胸口又没让你占便宜,该打。”女子说完后又打了两下,可是那手劲小的连巴掌印都没留下。小和尚也是愣住了,下意识的又掐了一下,他可不觉得这女人对他会留情。

????果然,小和尚的黑眼圈顶在脸上,女子又是心疼又是委屈的给小和尚运功化解。“告诉你了奴家怕疼,都是下意识的抵抗,还疼吗?白郎,奴家给你吹吹,奴家这才多久没见你,怎么胖成这样了,不过白郎没关系,你变成什么样都没关系,你都是奴家的白郎呢。”

????小和尚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表情,脸色憋的通红终于来了一句,“先把幼铭放下来吧,有事咱们一会再聊。”

????小和尚话音一落,南宫幼铭突然像活了过来,离开小和尚的身体直挺挺地落在地上。两个丫鬟一直觉得南宫幼铭脾气不好,可今日不知这南宫幼铭为何忍了下来,除了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女子,一点也没有动手的趋势。小和尚感觉气氛不对,给韩皇后一个眼色,让她带着两个丫鬟和南宫幼铭进了屋子。两个丫鬟进屋时听到女子再次开口。“白郎,白郎,也就是你的女人,若是其他人敢这样看我,早就给她灭了,我今年还没杀凝象的呢。”

????“我不是他的女人。”南宫幼铭突然回头呵斥,女子面色一怒想要动手却被小和尚一把搂住亲了过去。韩皇后硬拉着南宫幼铭进了后院,两个丫鬟也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大夫人,这女子是谁,感觉功夫好厉害啊!”一个丫鬟对韩皇后开口问道,韩皇后可是很好说话的。

????“一个贱人。”南宫幼铭回了一句,韩皇后赶忙捂住她的嘴巴,对着两个丫鬟低语几句。然后两个丫鬟就懵圈了。无韵阁的掌门,排行第七的天人高手,这白离居然和她的关系如此亲密。

????“外界传闻这女人弑杀如命,怎么有如此这般作态。”丫鬟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传闻哪里能信,这女子对老爷还是挺用情的,不管平日如何,在老爷这从来都没那么高的架子,我还和她一起吃过饭。”韩皇后笑了笑,“你们有些事知道就好,传言不可信的,要真说弑杀,玉剑阁的那一位才是,我听老爷说,玉剑阁的那位掌门,华龙一般的灭门惨案都能算在她头上,她杀人不分好坏,有时连自己的弟子都会出手的。”

????“啊,不会吧!”两个丫鬟觉得这消息太劲爆,玉剑阁的那一位不是华龙的正道领袖吗?

????“哼,为何不会,母子俩都不是东西。”南宫幼铭骂了一句,“我若成了天人,定要曝光他们的丑事。”